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如果袋住先,你連特首辯論都冇得睇

要醒的早醒了;不願醒的也被迫叫醒了;還不醒的,還會叫得醒?香港已走到此處,再寫還有什麼用?只當是情緒發洩,簡單講幾句。

很多人問過,需要提委會過半數支持,又何來兩至三個候選人?這是中央沒有說清楚,相信是留待香港自己決定。但白痴都知道,如果一個提委只可以提名一個候選人,最終就真的只有一個候選人出閘,這是小朋友都騙不了的算術吧?因此,最終很可能是,一個提委可以提名多於一個候選人。問題來了,一個提委無端端為什麼會分別提名兩個候選人?

食兩家茶禮的結果可以是很慘的。如果一個是泛民一個是建制,你兩邊都提名,泛民那邊倒沒什麼,建制那邊一定會謹記你這條騎牆友,而最終勝出的一定是建制喎,報復是肯定的。如果兩邊都是建制,那麼總有一個勝出,你騎牆,押錯注,你一樣會受到報復,因為提委會就是利益角力場所,這不是真普選,真普選有政黨交替,但假普選是利益交替,加上中國人特別仇恨騎牆派,誰敢兩邊提名?難道來個不記名提名?不可能吧,咁咪好難操控?

最樂觀的結果,是假設少部份提委會騎牆,多一個人出閘還是有可能的。但投票人數將會是全港選民――跟以往不同,入閘後的選舉結果便難以控制。所以,任何候選人,最理想就是拿取過半數提名,令對手無法取得半數提名而不能入閘,讓自己成為「唯一候選人」,到時也不必花公帑搞大龍鳳投票,自動當選好了。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欲參選者必定會盡全力討好提委,最後又是利益嚴重傾斜,當選後要一一還債,商界和地產商自然玩晒。

有人說,這種方案下未來的特首會有選票的認受性,傷害性更大。破壞更大就肯定了,但這個特首有冇選票我卻很懷疑,根本結果可能只有一人入閘,自動當選。這個方案比原地踏步更差,因為到時你連特首辯論都唔使睇,連唐唐指住乜乜(我實在無法當佢係一個人名講出來)大叫「你呃人」都唔會睇到。原地踏步就原地踏步,至少原地踏步的方案誰也知道不民主(不然今天就不會有2017的「民主」方案出爐吧),如果新方案推出,我已預視每天都有一班禽鳥走出來說「香港已有普選」、「我們的特首得到市民的選票授權」、「我們的民主制度比西方更為進步」等等,而令人天天作嘔。

昨天張秀賢在中大開學禮說「我們避無可避,退無可退」,的確,除抗爭外,香港還有什麼退路?連那些溫和民主派都要淚灑當場,絕望收場――我相信那不是交戲,一個人為了天真的希望長期承受罵名,到這一天被對方徹底出賣並在全香港觀眾面前硬着頭皮承認自己是多年的真心膠,除禽獸外,是會哭的――什麼有商有量變成有傷有梁;花這麼多人力物力和公帑搞場大龍鳳諮詢到頭來方案是最最最保守的;當一班行政會議成員個個如喪考妣一字排開――我相信也是真的,因為面對如此令香港人憤恨的方案也只有禽獸才能嬉皮笑臉――香港人還可以退到那裏?

有票有乜用?咁樣嘅方案可以叫人袋住先?咁樣嘅方案你話係民主一大進步?咁樣叫做找數?你自己唔作嘔,好多香港人都狂嘔!難得有些建制派人士面對這種比自己當初主張還要保守的方案,竟然可在全香港觀眾面前大談自己當初的方案也比不上這個民主,我佩服得五體投地。這些人當然不會為香港人落得如此下場而哭,正如當他們不在人世時,香港人也不會哭,還可能失常地狂笑。

抗爭,其實有沒有結果?從來都沒有人知。孫中山知道一定可以推翻滿清嗎?甘地知道自己一定可以趕走英國人嗎?毛澤東知道自己一定可以打敗國民黨嗎(雖然今天人人希望佢被人打敗)?馬丁路德金知道一定可以爭取到黑人民權嗎?昂山素姬知道自己有獲釋的一天嗎?

或者,很多人往後都會如常生活。有沒有普選,干卿底事,生活不也一樣過嗎?是的,制度下的人禍不比天災,天災可以一剎那令你一無所有,所以你會害怕,但制度下的人禍是慢慢將社會腐蝕殆盡,你不害怕,但到你有一天發現它侵蝕到生活每一節裏,我敢保證,已是太遲,你必定返魂乏術。天災後,人類總會為重建家園變得更為團結,但制度下的人禍裏,你連團結反抗都會被打壓,你連重建社會秩序都不可能,最終必定要付出比今天更沉重百倍的代價,一切推倒重來。這種循環,不是由數之不盡的人類歷史中印證了嗎?

建設很困難,破壞則可以很快。香港來之不易的制度,可以預見,將極速毀爛。

1 則留言:

  1. 如果有本死亡筆記既話,一定會將果d專制,無良,無能既死仆街含撚怪共慘黨班人渣寫落去本死亡筆記度呀!!!而且唔會要果d專制,無良,無能既死仆街含撚怪共慘黨班人渣死於心臟麻痺咁簡單,要果d專制,無良,無能既死仆街含撚怪共慘黨班人渣死得勁慘勁恐怖,要果d專制,無良,無能既死仆街含撚怪共慘黨班人渣俾火燒到死無全屍,渣都冇得剩,死唔眼閉呀!!!咁撚鍾意濫權,濫得咁q過癮,咁撚鍾意剥削自由,剥削得咁q過癮!!!唔俾人有自由,自私到死!!!

    回覆刪除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