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6日 星期四

咁x巴閉包場睇戲呀嘛


是日花生,是藝人袁偉豪在戲院睇戲,前面有人食薯片,佢叫人細聲啲,人哋就上網POST寸爆佢。

誰是誰非?不在現場難以判斷。但有一點很值得留意,就係當場鬧袁偉豪那個人的道理,是這樣的:

「咁x巴閉包場睇戲呀嗎!未聽過人講話睇戲不准進食!什麼大明星!咁X巴閉,點解要攞免費飛睇呀?」

覺得呢個道理係咪好熟呢?很多人做出一些缺德的仆街行為,你指責佢哋,佢哋就會用呢個萬用句式:

「咁巴閉你XYZ啦!唔好QRS嘛。咁叻你使乜ABC啫。」

例如,當有一些仆街在巴士開大喇叭聽歌打機,你叫佢細聲啲,佢就同你講(親身經歷)

「咁巴閉你搭的士啦!唔好坐巴士嘛。咁叻你使乜坐巴士啫。」

我又聽過,有些人打尖,畀人話,佢又好理直氣壯咁話:

「我邊有打尖呀,痴線!咁巴閉你搭的士啦!唔好坐巴士嘛。咁叻你使乜坐巴士啫。」

呢種論調喺香港係非常流行的,而且明顯是強詞奪理,這些論調背後假設了:

-          我做的事騷擾到人冇犯法就冇問題。
-          你唔想畀人騷擾,你自己包車包場。
-          你做唔到包車包場,你同我地位一樣,你就冇資格指責我。
-          所以錯嘅係你。

睇戲當然可以食嘢,搭巴士當然可以用手機,但任何事的前提是:你不應騷擾到其他人。如果薯片袋或食薯片發出聲浪;如果你的手機發出聲浪;如果你打尖影響秩序,你就騷擾了其他人,損害了其他使用者的利益,這與他們能否包車包場無關,正因大家都是使用者,地位是平等的,才不應互相騷擾。反轉來講,如果你想享有那些食薯片、開大喇叭聽音樂打機和一定上到車兼有靚位坐的「特權」,你才應該去搭的士、自己開車和包場。

所以,我也是這樣窒返呢啲人嘅——「你咁巴閉想大大聲聽歌自己揸車或者搵司機車你嘛,使乜搭巴士啫。」

近年好流行一種評論風格:大大聲罵人仆街來掩飾自己(可能不自覺)的仆街行為。例如近日有「攞紙袋風波」,屁大的小事竟可演化成風波,事緣當事人其實也是用類似的邏輯開火——好巴閉呀?我買唔起呀?好難食呀你啲嘢我拎去餵狗……類似邏輯近年真係無處不在,所以香港今日極速威權化的結果,是一種因果——你不覺得以上論調經常出自達官貴人身上嗎?

-          我係利益衝突/我係僭建/我係違憲違法/我係賤人/我係出賣你哋香港利益。
-          你唔想畀我出賣/你睇唔順眼/你唔想畀我做官?你咁巴閉,你移民囉。
-          你移唔到民,你就冇資格指責我。
-          所以錯嘅係你哋班冇用又多多聲嘅賤民。

其實,在日常生活,很多人也不自覺套用了這樣的論調,這些人甚至還曾經因為達官貴人這樣說過而憤怒。

所以,才說這是因果呢!

題外話:薯片人說「未聽過人講話睇戲不准進食」。其實我真係好想有呢條禁令,因為有啲人真係唔識咩叫自律,也不會考慮他人感受。你試吓攞個榴槤入去食,你夠唔夠膽咁大聲講「未聽過人講話睇戲不准進食」?當然,戲院為了小賣部的利益,不會禁。如果這裏生活的人是大和民族,就不用諸多禁制,大家都不想為人添麻煩或騷擾到人而自律,但可惜,這裏是香港。



2018年3月9日 星期五

沒錯,巨人就是中共

這是趕客文章:如果你沒有看過《進擊的巨人》,不知道我說什麼;如果你想看,這篇文有劇透,慎入;如果你已看,歡迎轉載給有看的人。

大約2013年前後,《進擊的巨人》動畫化,在香港掀起一陣熱潮,網上更出現《進擊的蝗蟲》MV,大家紛紛指巨人就是中共大陸對港的侵略。但由於動畫化很慢,漫畫其後的劇情又轉入文戲為主,鋪排大量伏線並解謎,令熱潮減退了。

經過幾年的劇情進展,當中大部分謎底已揭開。雖然以下肯定不是作者諫山創的原意,但將劇情套入現實,便發現,網民當初的類比完全恰當——巨人的勢力就是中共。

(以下有劇透)簡單來說,主角艾倫身處的地方,叫做帕拉迪島,島上的人屬於艾爾迪亞民族,是巨人力量最初的擁有者;而故事開初以巨人侵襲他們的勢力,來自島外一個由瑪雷民族統治的國家。

艾爾迪亞和瑪雷曾經打過很多年仗,最後瑪雷奪取了巨人之力,將形勢扭轉。結果,艾爾迪亞國王為了和平,自願退到帕拉迪島,建起圍牆,實行鎖國式生活,並消去牆內的人的記憶,令牆內的人不知道有牆外的世界。瑪雷則繼續在大地上取得領導地位。

從諫山創對瑪雷的描述,再看現實的中共,兩者何等吻合!瑪雷有無上威權,有強大軍隊,當然包括當時幾近無敵的「巨人力量」,在島上實行極權統治,沒有言論自由,人民不能隨便批評瑪雷政府,對民眾進行洗腦教育,不斷歪曲史實,指島上的艾爾迪亞人是惡魔,即使是小孩也對此深信不疑,若有所質疑則被清算,令瑪雷本土上的艾爾迪亞人不自覺感到原罪,也成為被欺壓的對象。

極權、擴軍、扼殺自由、洗腦、欺壓其他民族……這不是中共又是什麼呢?或者準確點說,這些都是所有極權的共性。

那麼帕拉迪島呢?當然不是香港,那更像台灣。在國民黨敗走台灣初期,一樣實施威權統治,一樣沒有太多言論自由,一樣會洗腦,但情況比中共好。後來台灣人反抗這種威權統治,追求民主自由,就像帕拉迪島上的調查兵團,犧牲了很多很多,最後才推翻假的王權,去到牆外的海邊,得知所有真相。

最近幾期,劇情已發展到「台灣反攻大陸」,每個讀者都想看曾經殺人如麻的「中共」如何被宰,真看得人血脈賁張。反抗極權的故事,永遠那麼好看,特別對香港人而言。

2018年2月8日 星期四

Kay的反疫苗論

Kay的反疫苗論

Kay的反疫苗錄音瘋傳,引起很多有意思的討論。我嘗試拿幾個常見的爭議來談談。

(一) 有關名人效應

我在一個發帖中說:「名人發揮影響力散播無知的意見。」這一句引起部分人反感,紛紛指Kay只是在私人場合講,佢無意散播,唔應該入佢數。呢個問題,分開兩件事講,第一係名人效應,第二係私人場合的言論是否需要負責,兩件事好像獨立,但某些情況下是有關連的。

名人就是普羅大眾仰慕的人,無論主動還是被動發表,都會發揮影響力。君不見依家好多同兒童有關嘅廣告,都搵個有仔女嘅明星來賣嗎?有些仔女甚至粉墨登場。這之所以,散播呢段錄音嘅人,要加句「謝安琪說的」,因為名人效應的確好有效,只要係明星講的,說服力就好像突然倍增。Kay今次係「伯仁因你而死」。

但名人效應係冇邏輯的。如果一個著名歌手代言的或發表的意見涉及與音樂或演藝有關,還算叫有說服力——他們押下自己的事業去推介與其前途有關的東西喎。但如果那件事根本與他們的專業無關,名人與產品的相互關係就好低。我多年偶像係張學友,但我絕不會因為佢賣奶粉廣告而用佢講嗰隻奶粉,因為一個歌手不一定、不必然更往往不是「好」父母(指管教上),但即使管教上不好,因為他們有龐大資源,很多嘢都可以外判給高人解決。就算最後他們的子女都不過爾爾,你都不會怪罪他們,只有他們唱歌走音、唔認真演出等,你才會嘈。

名人推介的產品,背後是龐大的商業利益,怎可能盲信?你可能立即反駁,藥廠涉及更大利益啊,我們怎能信醫生的話?啱呀,這之所以,專業操守講明醫生唔准賣廣告唔准代言,就係咁解囉。

(二) 私人對話使唔使負責?

這是個十分值得深思的問題,很多人覺得唔使負責,我第一時間也有呢個想法。但當我再諗深啲,又好似唔係咁簡單喎。

有某些人的「私人場合」是非常之狹窄的,例如,一個高官在私人場合說:「我覺得香港應該盡快變一國一制,根本唔應該守護咩一國兩制,中共獨裁最好。」如果呢段錄音流咗出嚟,我好肯定,記者立即去採訪,網民群起攻之,而唔會話「佢私人場合講唔關佢事,放出嚟嗰個人先要負責。」

又假設,一個TVB知名藝員在私人場合說:「我覺得政府根本唔應該發咁多電視牌,由得TVB獨大我最肥,我會運用一切手段同TVB合作,叫政府唔畀牌HKTV。」如果有段咁嘅嘢流出嚟,你估大家又會唔會咁寬容呢?

一段錄音,要唔要被責難,無關乎是私人還是公開,而是該段話對公眾利益有幾大影響,以及說話人的身份。一個維園阿伯吹水講上面官員說的,無乜影響,因為佢唔係掌權,但一個官員係掌握大權,說同一番話,影響就好大。由於藝人在社會有很大影響力,所以他的言行如果侵害了公眾利益,很自然會被責難。

返去Kay的錄音,她的說話是「反疫苗」。即使疫苗有爭議,但至今還是較有效斷絕病毒傳播的方法。個情形就好似邱吉爾的名言:「民主是最壞的政府形式,但比其他所有試驗過的形式好。(為方便明白,這裏選用意譯)。」因為民主能制衡引起最大問題的獨裁,所以即使有缺點,我們還是要用。疫苗的道理也一樣,即使有副作用,但站在社區衛生風險來說,仍是最有效。

所以,「反疫苗」錄音既無實據(當中很多錯誤事實已有專家澄清了),也危害社會利益,Kay是極有影響力的名人,故即使是私人對話,無可避免會惹來非議。

這次事件,因為始作俑者標明是「謝安琪說的」,顯然也想借名人效應宣揚。因為大家愛惜Kay,才相當留手。試想,如果呢段錄音嚟自蘇永康、陳小春、梁烈唯、成龍、阿GEM、李克勤等等等等,你估大家反應又點呢?

不過咁,Kay已很快承認、澄清並表明自己的目的,也呼籲大家可以有自己對疫苗的看法,不是呼籲公眾不要打針,而佢喺疫苗上係無利益轇轕的,即使我們對佢的判斷或有失望之處,但已不用苛責。

(三) Kay的孩子可以唔打疫苗,你得唔得?

站喺Kay的角度,佢真係可以選擇唔使打疫苗,點解呢?我搵返上年的報道,據知佢一家人住喺大埔豪宅比華利山四千尺獨立屋單位。即係呢,佢啲細路嘅生活環境,單單喺屋內已經有四千尺,附近係低密度豪宅,背山面海,人流少,鄰居都係有錢人,保安都一定「高尚」過大廈啲阿伯,仔女停課可以請私人教師上門日日教,可以留喺會所玩,就算出去都係坐車,在會所感染到流感仲可以告管理公司索償,有咩事去最好的醫院。

如果我有咁嘅環境,我都真係考慮唔畀仔女打流感針。但大家的生活環境又點呢?住四百尺?公屋?劏房豪宅?都係人口密集,附近鄰居包括樓下個看更何伯都係打乞嚏同咳唔會掩口掩鼻,社區好多人特別係單程證人隨地吐痰及讓小孩大小便,出入嘅係迫N班車的公共交通工具,停課要去康文署公園玩,感染咗就去排公院瞓走廊……。

你咁嘅環境你諗住同謝安琪比,然後博一博唔打疫苗?

信名人代言最蠢就係呢樣,佢話畀你聽佢係用家(我當佢真係用),個產品得,你就信佢個仔女咁叻就只係得產品一個因素所致,好似所有嘢都係一個因素就決定到,咁我就真係祝福你。

(四) 政權謊言連篇唔可信,所以就盲信傳言?

政權謊言連篇,毫無公信力,係事實,但,我唔信政權的說話,唔代表我就會相信跟政權唱反調的說話,不然,我們人人都做咗熱狗了吧!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五) 盲信權威還是有根有據?

有一派人認為,西醫是一種霸權,因而相信中醫、自然療法等等?如果你明白第四點,自然識拆解這一點。西醫確實有霸權現象,但這個霸權是自然形成的,因為西醫在過去百多年救活很多很多人,抗生素的發明,令二戰死亡的士兵人數大減;疫苗的發明,令天花病毒在地球上消失;器官移植的發明,救活不少命已該絕的病人…..即使抗生素、疫苗和器官移植都有僭在危險;這些都是其權威形成的背景。在什麼都講錢的今天,西醫也有腐化現象,藥廠勢力太大,為了業界利益,確會造成霸權現象,但西醫的效果仍然不是其他文化的醫術可比。所以,即使我對西醫小部分論說有懷疑,不代表我就全盤否定,而去盲信其他文化的醫術,包括自然療法和中醫。

我從沒有否定中醫,我也會看中醫,但中醫有很多限制,很多事無法處理,是事實(西醫其實也一樣)。幾年前有一個良性瘤,初時以為只是拉傷,去看中醫,睇睇吓,個中醫叫我不如去照X光和睇西醫。中醫是無法處理這些病症,自然療法想「餓死」個瘤更加係妙想天開。後來,我定時要做磁力共振,要打顯影劑,每次佢都要我簽同意書,話呢隻顯影劑會致命,機率係低於四十萬分之一。咁我打唔打?打,四十萬分之一遠低過出街畀個不負責任嘅司機撞死的機會率啊!

質疑是科學的根本原則,但由質疑一跳跳到盲信,就變成硬膠,慢慢你連性交治癌都會相信。

利申:最後,其實我想講,我係好鍾意Kay的,跑步經常聽她的歌。

2018年1月28日 星期日

講強權不講道理的時代



香港已進入講強權而絕不講道理的時代。

強權可以屈機,不講道理,不講律法,不講公道,不講道德,不講倫理,當然更不講公義,隨心所欲;條文、承諾、法治通通變成喜歡便守,不喜歡我總有辦法不守。

強權時代,舊有的一套都輸掉了,所有舊有策略都只是浪費氣力。民主是建基於理性的制度,用道理去辯論,用理性去投票,用理智去選擇一個不一定是最好但至少不會是最差的權力代理人。如果政權不再跟你講任何道理,只跟你講強權,這些民主派一直強調和實踐的路線和策略,還有什麼用?

從前要騙你上大床,還裝作謙謙君子,現在呢?大局已定,議會控制了,議事規則也控制了,傳媒控制了,輿論控制了,有勢力的人都收服了,港人意識也操控了,你還可以怎樣?對方露出狼相,承諾條文道理專業通通放一邊,霸王硬上弓,你奈得我什麼何?議員工作一年被DQ,竟然要償還薪津,毫無道理,又如何?你去發起眾籌幫手還,你敢不還嗎?所謂Plan A全部被無理DQ又如何,你除了怒吼,改變得了嗎?你只能順應這種壓迫推出Plan B Plan C Plan D,接受強權訂下的遊戲規則,你沒得反抗,沒得選擇。

還有什麼文明策略是管用的?總辭?司法覆核?選舉呈請?遊行集會?沒有用的,這些舊策略都崇尚文明,但你在講文明,對方卻耍強權,沒有用的。更何況對方早睇穿你們香港人,也睇死你們香港人,奴性重,只顧眼前,在反民主的權威文化下長大,愚昧又驕縱(殖民政府種下),愛內耗,根本是政治幼稚園。

再批評DQ如何沒有道理,不如慳番啖氣,那些道理大部分人都懂,明眼人都知屈機,但你就是無可奈何,而香港的明眼人也比想像中少。

還說什麼香港進入威權政治時代?請認清你的對手,不是特區政府,不是林鄭,是中共啊。今日香港弄至這個田地,當然是中共操盤,難道你相信一個選舉主任這樣的職位,可以獨立決定DQ這麼多候選人嗎?背後沒有人支持,他們有這個膽量做得這樣難看嗎?操盤的,當然不是林鄭,不是特區政府公務員,很明顯是中共,特區政府只是中共的傀儡。習近平要集大權,在大陸也是強權姿態,小小的香港怎能倖免?為了「習大權」,用盡手段在所不惜,文革也可以用另一種方式重演啊!

香港步入強權時代,強權壓倒真理、道理、倫理和所有一切,離極權就只差一步。只差在,對方沒有脫得赤條條,還肯用不是道理的道理去包裝自己,讓一些蠢人看不出狼相。一邊耍強權,一邊裝紳士,香港看上去還如此華麗,還敢自稱國際城市,高官議員口口聲聲為香港法治自豪,但無論怎樣努力假裝,皮相已破,如何掩飾,外國也會嗅到腥臭,紛紛反擊。可憐小小的香港,欲抗無從,任人魚肉。

面對強權,可以做什麼?叫人醒覺?叫人抗爭?不要傻了,現在恒指是33000點,肯定還有一段時間升;你說樓市癲價嗎?昨天一對九十後夫婦明明靠家人付首期,卻對記者說「樓價合理」。你叫這群人陪你對抗強權?

要醒覺的,2014年已醒覺,但這批人僅僅佔半數多一點甚至不足半數。這幾年還沒有醒覺的,你期望他們在這樣的經濟環境下,會因為幾個年輕人被DQ而醒覺?如果真的有,世上還有沒有比這些人反應更遲鈍?別天真了。

剩下沒有醒覺的人,是不會醒覺的了。他們沒有這個慧根,就像眼睜睜看着幾十公尺外的大廈火警,他們完全沒有意識到任何危險,還站在窗前花生,覺得大火燒不到自己的單位,還批評那些蠢人不懂防火,批評那些救火的消防員笨拙,批評自己的鄰居如此驚死竟然逃跑了,批評火警發生只是因為有人玩火而不是有人存放易燃物品……直至那個單位發生大爆炸,震碎單位的窗戶,碎玻璃把他們割得滿身鮮血;燶煙隨風攻來,他們才在嗆咳中裙拉褲甩地逃跑,但遲了,有些人逃不掉,有些人損手爛腳,一鼻子灰。

這個時候,他們會「醒覺」。

(未完,再續)

(配圖出自《動物農莊》,普通字體是農莊原來的戒律,加了粗體的是後來極權僭建的)



2018年1月24日 星期三

新文革來臨





山雨欲來,狂風先襲。今天看《蘋果日報》,發現有四篇文章,互不關連,卻嗅到風中帶腥。

第一篇,是蘋果社評樓市的112條風險」,主要討論香港樓市屢創癲價是因為大陸資金,結尾說:

「除非廢除《基本法》112條──實施外匯管制──否則樓市(尤其是豪宅)自是還有一番興旺。廢除112條的風險有多大?『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掛帥,神州大地翻起一股新文革浪潮。新發財們走資自保,情理之中。怕且怕一旦嚴厲管制措施亦煞不住資金外流,112條勢將追隨18條淪為『國家利益』的犧牲品。果如此,游資固然乾涸,金融中心地位亦難保,到時樓價又怎麼了?」


這個評論相信沒有多少人注意,因為聽起來實在太「危言聳聽」——在港實施外匯管制?這完全違反香港經濟賴以成功的自由市場原則,大家都知道全港會一起冚家富貴,中共怎可能如此瘋狂呢?蘋果簡直是無風起浪。

先看看第二篇文章,是陶傑的「但願平安就好」,說的是著名香港經濟學家張五常突然被批鬥一事,節錄如下:

「香港經濟大師張五常教授在大陸突遭中國官方批判,指其長期鼓吹私有制萬歲,即形同反共……

張教授多年來應官方邀請,多次演講,粉絲遍佈大江南北,影響力宏大,若其言論反共,應該早就抓捕。忽然出事,當然不是張教授出了問題,明眼人一看,官方的最新路線是『共產主義就是要消滅私有制』以及『不忘初心』,是中國出現根本變化。

開鬥張五常,也由一個不知哪裏冒出來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教授』開炮。五十年前毛主席一片苦心,認為中國走錯了修正主義邪路,亟需矯正。今日史提芬•張只是過渡人物、鏈接環節,牽扯尚有下文。一幕大戲,又將上演,希望張大師沒有事就好。」


陶傑一文還簡介了文革歷史,值得看一看。看完,再看兩岸版的「內地限娛令升級   如文革再臨  封殺Hip Hop紋身藝人」這一段: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宣傳司司長高長力在宣傳例會上提出,電視邀請嘉賓應堅持『四個絕對不用』標準,即:對中共離心離德、品德不高尚的演員堅決不用;低俗、惡俗、媚俗的演員堅決不用;思想境界、格調不高的演員堅決不用;有污點有緋聞、有道德問題的演員堅決不用。另外,總局明確要求節目中紋身藝人、嘻哈文化、亞文化(非主流文化)、喪文化(頹廢文化)不用。」


開放了幾十年,突然又走回頭路,再高叫道德,用最高道德為真理,便可箝制思想,批倒政敵。這種以最純粹的道德作武器的批判手段,就是文革的手段。

簡單來說,文革表面批的是文化,裹面找的是意識形態,實則要奪權報復。所以批西方文化(Hip Hop、紋身等)違反道德,只是幌子,要批的是意識形態,再看張五常被批,他的經濟主張是什麼?當然就是自由市場,這就是意識形態。

返回112條的問題。你問張五常反不反對外匯管制?他一定反對,但曾經是中國紅人的張五常,忽然被批,正如陶傑所言,他不過是過渡人物而不是目標,但其代表的自由市場意識形態,肯定會慢慢被批鬥得體無完膚。那麼,蘋論所說的廢除112條實施外匯管制,真是那麼瘋狂嗎?

還是太瘋狂了,文革怎會重臨?會的,但形式會有所不同。用大字報、發動紅衛兵到處批鬥、還要用完即棄以上山下鄉的方式打發,太費時失事了吧。別忘了這是網絡世代。近日掘起的#metoo風暴,不少人質疑和擔心,這會不會成為一種攻擊對手或報復的工具?這是合理質疑。不過,在民主和言論自由的社會,機制讓民眾自我調節和約束,所以慢慢有不同聲音表示質疑#metoo的做法(要強調,他們不是支持性侵)。民主自由國家有很強的免疫力,要用#metoo製造一場文革,還相當不容易。但在極權國家呢?那就易如反掌,只要讓五毛和一些愚昩民眾起哄,便能製造海量訊息,讓當事人百辭莫辯,再以網絡監控消除質疑的聲音,瞬間可把對方置於無法翻身的地步,就是文革的新方式。要明白這一點,可以看第四段新聞——「陳樂行赴粵實習 院方接投訴」:

「浸大多名學生因普通話考試問題,『佔領』語文中心抗議,事件在內地發酵。內媒昨報道,其中一名參與抵制行動的浸大生、fb專頁『浸大山神』發起人陳樂行,將到廣東省中醫院實習一年,內地網民轟其為港獨分子,要求中醫院拒絕其實習。」

而今日最新的報道指:

「左報及官媒《環球時報》連日狂轟,有內地網民更留言要『整死』有份參與行動的浸大中醫學生陳樂行。陳樂行原定上周六到廣州省中醫院實習一年,他起行後憂慮人身安全,昨晚中醫院接到逾百通夾雜粗言的電話,要求『交人』,浸大老師告知他,有人打電話到廣州省中醫院聲稱要打他,終在老師陪同下被逼返回香港。」


陳樂行反對的,只是「大學生要通過普通話考試才能畢業」這個不合理的制度,但事件首先被轉移為「講粗口」,然後被屈成「反對學普通話」,陳最後被扣上「港獨份子」的帽子(但他從來沒有發表過港獨主張),網絡五毛立即群起之,愚夫愚婦和心理不平衡的失敗者跟着起哄,喊打喊殺,當事人自是百辭莫辯,能走便走,不能走隨時像文革般被人批鬥到自殺收場。

試問,這不是文革手段,是什麼呢?

綜合這四篇看似不相關的報道,如對文革史有點認識,必定能找到一條主線:「新文革悄悄開始了。」

「新文革」鐵定與老毛發動的文革形式不同。比起六十年前,今天世界有了互聯網,中國也有極強的經濟影響力,兩件事疊加起來,要發動新文革,易如反掌又易於操控。新文革,先挾互聯網匿名五毛之勢,再加互聯網監控之便,不用搞個人崇拜,即可如臂使指般製造海量訊息淹沒當事人,再以監控控制真相。最後還有一招——「有錢就是任性」。坐擁龐大市場,一邊可以不讓你搵食,要你乖乖就範;一邊又可重金禮聘,買起一個又一個專家學者加入圍剿。目的達到,便可立即收兵,能放能收。

老毛發明文革這種手段,簡直有如科學家發明原子彈,同樣擁有毀滅性的力量,同樣後患無窮。不同的是,原子彈總是向外國發射的,文革卻是對內發動的,專用來對付異己。這種發明,一直會潛藏於暴政心中。所以文革會否復辟,得看領導人是否有此需要,例如奪權、找最大權或報復的需要。

鬥文化、鬥意識形態以及輿論批鬥機器都已就位,剩下的一幅拼圖,就是習帝究竟想做什麼。他要復辟帝制千秋萬世?還是單純要鬥倒政敵呢?

面對這股滲透勢力,全球各國已紛紛出手對抗,總算不是太遲。可是,屈居一隅而被中共管轄的香港,以及賤視人文科學不諳歷史的香港人,面對這場新文革,那裏會有抵抗之力?危言聳聽嗎?會這樣瘋狂嗎?今天每一個人看文革的紀錄片,都會覺得那些人很瘋狂,卻活生生發生了。同樣道理,今天覺得多麼瘋狂的預測,誰能保證不會發生?只要習帝一聲令下,文革即可在香港發生,香港即時缺堤被毀。這是真焦土,試問這裹的人包括自己,誰能獨善其身,倖免於難?

這一刻,我還真要感激老毛,當年沒有把文革那一隻魔手伸到香港。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