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法庭要成為政府的打壓工具嗎?


關於法庭就黃之鋒等人的判詞,我嘗試很理性去疏理一下,看看得出什麼結論。

其中一段判詞:「本席要強調,如本庭作出的判刑不足以阻嚇同類罪行時,法庭可能要採取更具阻嚇力的判刑,以維護法治的尊嚴。」

因為政治運動而出現與之相關的罪行(如在佔領現場發生非禮案便與之不相關),能否與其他暴力罪行等同?這一點,很值得相榷。

政治運動是要解決當前的政治問題,在權力分立下,法庭是無權解決這些政治問題,因為法庭的唯一權力就是聆訊和判案,只能判定當事人是否違法,如果有,判處什麼刑罰。在法治社會,針對政府的案件一般為司法覆核,法庭可就法律是否賦予政府權力去做事(如推行某項政策)作出裁決,即裁決政府施政是否合法,而無法修訂、撤回這些施政,只要法庭裁決政府有此合法權力,即使施政多壞、輿論如何反對,法庭都無權干預。

雨傘運動針對的,是政治問題,為什麼會有雨傘運動的出現,為什麼雨傘運動能吸引這麼多人支持和參與,為什麼要用非法手段,事隔近三年,相信已不用多花筆墨細說。簡單來說,政府的不得民心、政策傾斜以及不顧市民利益為所欲為,在最近五年顯而易見。

如果法庭要阻嚇同類罪行——這裏的「同類罪行」是指為迫令政府改進、對政府欺壓作出反抗而出現政治運動時採取了非法手段——而重判抗爭者,那麼只是幫政府解決了一些煩惱,而沒有解決整個社會的政治問題,換言之,就是沒有解決根本問題。這會造成兩個可能結果:(1) 法庭不斷重判,收到阻嚇作用,社會再沒有人對壞政府反抗,政治問題沒有解決,但再沒有人阻撓壞政府腐敗下去,變得更為所欲為;(2) 政治問題沒有解決,欺壓越重,重判也阻擋不了抗爭者,或抗爭者用更為極端的方法去解決問題。

無論哪個結果,都對社會和人民的福祉百害而無一利。

既然法庭不可以代為解決政治問題,不可以代為推行政策,不可以代為改革政制,不可以辭退有嚴重利益衝突、失責失德甚至犯法的高官議員,不可以主動調查一個收受利益的特首,不可以主動調查種票掌心雷等賄選行為……,只能負責判案,卻希望以重判來阻嚇其他人別要作出反抗,對政府的失誤腐敗卻視若無睹,那麼,法庭只能成為配合行政機構的附庸。

既然只有行政機關有拘捕和檢控的權力,即凡被行政機關檢控的抗爭者都予以重判,法庭不淪為權力機關的打壓工具,又是什麼?

這為之三權合作,這為之法治之死,這為之香港之死。

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五年大盤點:絕望中是否還有希望(長文)

香港主權移交中共二十年,焦點盡在過去五年。當年對九七大限的恐懼,在首十五年是緩和了,但在最後這五年重燃,移民之欲可說是九七後最高。

如果首十五年,特區政府是溫水煮蛙,之後五年,就是惡狠狠在鍋中一隻一隻蛙抓出來,剝皮拆骨再把皮骨肉屑和半死不活的掉回鍋中繼續煮,然後跟你說:「一切沒有變。」

以下都是回憶過去五年的感受。

梁振英

梁振英能當選特首,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大的不幸。這個人性格陰沉好鬥,仗勢凌人,樹敵為樂,有權必用盡,而且無疑有極高的政治鬥爭謀略(不等同於政治智慧),在位五年,立即將香港帶進史無前例的政治鬥爭氛圍之中,但同時,也令一向在政治上養尊處優、向來毋須掛心的香港人面對現實——政治無處不在,政治現實很殘酷,對政治放任不管更能引發災難,不是不去理會就一切事不關己。就算你只想有更多電視節目選擇,也會因為「一男子因素」而被剝奪;就算只是愛好山林的隱士,也會因郊野公園發展受到牽連;就算只想安份守己低調生活,愛字頭的癌細胞也會入侵全港,毒害全港,迫你表態。

香港像一個豬場,主人告訴你,你們都是高等豬,五十年都不會被宰的。但你發現一批又一批豬失縱了,被宰掉了,豬場主人還跟你說:「這是最好的豬場啊,你們要愛這個豬場,不要搞事。」有些豬開始反抗了,質問主人:「早說過我們不會被宰,為什麼會這樣?」可惜,很多豬紛紛狠批這些質疑者:「你們為什麼要反抗?這是全世界最好的豬場啊。」

是的,「好」在不會反抗。

本土意識

大約十年前吧,我為從政的朋友想過一個口號,叫做「香港不能退」,但對方沒有採用,因為他樂觀地認為香港不會退,應在口號上進取,爭取更多。可是,過去十年,大陸的瀆水不斷污染香港,甚至是「湧港」,即使香港傾盡淨水,也無法淨化,最多只能勉強保住一方淨水,但這也極不容易。

十年後,這句口號,不適用了, 因為香港已退無可退,再退就不是「香港」。

本土意識能得到壯大,是出於香港人與大陸人有極大的文化、文明和身份差異所致,一切來得自然,順理成章。

港獨

香港獨立從來沒有成為主流思想,這個大膽的建議既是大膽,當然不可能在短時間得到很多人支持,故雖有聲音,但真心相信並擁護的,寥寥可數。這不能發晦氣罵一句「港豬」便算,越罵越沒有人支持。

今日回看,「港獨」議題可以鬧得如此熱哄哄,只是梁振英版的「國會縱火案」——自己縱火自己救。

「港獨」是梁振英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拿住一本幾乎沒有人留意過的著作《香港民族論》大造文章,而成為「思潮」。時為2015年。

出現「蝗蟲論」和「反蝗意識」,始於2012年反D&G開始。「反蝗」只是一個情緒化的說法,其本質是「本土」。當中港衝突升溫,本土身份自然抬頭,因為香港的獨特歷史,早就發展出自己獨有而且強勢的香港文化,這種香港文化更曾被大陸模仿學習。所以,說到要維護本土,追求本土,反對的人就很少,而且是一國兩制的「五十年不變」,政治上也十分正確。

「港獨」就是一個刻意誇大的標籤,用來抹黑日漸升溫的本土情緒。用中共的鬥爭術語,「本土意識」即「地方勢力抬頭」,「做山寨王」,在中共思維系統中是不容的,更要將這種不利管治的思潮消滅於萌芽狀態。來一招「放火自救」,便能輕易把一切本土勢力醜化成港獨勢力。只要把「本土」上綱上線成為「港獨」,即成一個主權的敏感話題,任何大談本土的民主派,便墮入陷阱(印象中,有些智慧很低的建制派也唔識死咁談過本土,但這些人我都叫不出名),再難有號召力——即使在英國,能夠用公投表達獨立的意願,但蘇格蘭獨立仍然被否決,可見一地之獨立,要說服大多數人,極為困難。

舉個例,公民黨也曾打着「香港/本土優先」的旗幟,但梁振英發動的「港獨運動」,立即令其進退失據。只要加強大眾「本土=港獨」的印象,便水洗難清。要跟市民解釋本土優先和獨立的分別,特別是文化上非常Chinese的香港人,極為困難,反過來說,將本土與獨立掛勾,在文化上非常Chinese的香港人就輕易相信。

這一招,把自2012年萌生的維護本土思潮,消弭了大半。

熱普城

過去五年,社交網絡真的非常吵鬧。雖然我極少參與這些清算式罵戰,但看在眼裹也覺心煩。

無巧不成話,梁振英任期即將完結之時,也是「熱普城」收檔之期,如今熱普城各勢力互相攻訐,連教主也不放過,變成網絡上的太平天國,刀光劍影,雖不見血,但比見血更叫人心寒。熱普城信徒雖口口聲聲「反中國」,但如今這個場面,未免太中國了。

加上爆出鄭松泰的「扮FRIEND論」——與青政扮FRIEND期望香港的「蠢豬」以為他們是本土派。換言之,他們並不視自己為本土派,只想諧油抽水而已。事已至此,熱普城再難成氣候。

當中最為受害的,是真正維護本土利益的派別。因為熱普城「扮FRIEND」而僭奪「本土」之名(其實是一時本土一時建國一時獨立一時又建國不等於獨立),但坊間一於少去深究,一律當他們是本土派,也由於他們「聲大夾惡」,自然被人認為是本土派宇宙唯一代言人。這也符合過去幾年社交網絡和網媒急速發展而成的特質——論述只要鋪天蓋地,日日清算,在海量的文字下,誰有時間心機去疏理?於是就造成片面印象。這個策略的好處,是勢力能快速形成,壞處是無法鞏固,因為要人相信一個政治組織,不能只靠海量口水造成的印象(熱普城的邏輯和論述,本人從來搞不清,本人也沒有進修過精神病學)。結果,這種網絡清算攻擊,客觀效果就是對社運勢力的破壞,將支持民主的勢力連起來的長城壓斷成一截一截。

過去半年,網絡上少見了那種打打殺殺、無限上綱、找人祭旗清算的吵鬧,慢慢重歸說理,也算好事一樁。我期望熱普城退場,讓真正的本土派抬頭,讓真正有心為香港的年輕人出身。

反移民

過去五年,世界出現「反左膠」潮流,所謂「大愛包容」,在恐怖主義和大量難民湧到的恐慌下,不再適合當前局勢。維護本土利益的保護主義右派佔成主導,其中以英國脫歐和特朗普上台最為明顯。

香港彈丸之地,本來趕不上這種思潮,但多謝「國家」,為香港人送來大量自由行、雙非等,令我們一早感受到「大愛包容」之苦。

「新移民」本來只是一個社會標籤,指的多是大陸移居的低下階層,他們因為社會地位、語言和生活文化,難以融入主流,容易形成社會出於偏見的刻板印象,繼而出現歧視甚致欺壓。

但近五年,「新移民」還多了一層政治意義的標籤。因為社會出現了大量「愛字頭」的撐政治組織,很多這類「散工」經常出來支持政府,而早有證據他們是收錢的,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參與的政治活動關於什麼,會回答說是來「鳩嗚」。這群人也成為各選舉的建制鐵票,加上郭文貴爆出不令人意外的「溝淡論」——大量香港無權審批的新移民,目的是在政治上對沖,沖淡本土民主陣營,從而令建制守住控制地位。

這是中港矛盾和社會撕裂的死結,我看不到未來五年會有緩解的契機。

貧富懸殊

過去五年香港經濟平穩,但最大問題,是香港樓價。樓價瘋狂,真正快樂的人有多少?相信只有四十幾五十歲以上、已供完或差不多供完樓的上一代,和少數七八年前置業的一批。

如果在過去五年內買樓,是「正常」單位的話,你未來的選擇已很少,因為供樓負擔大,大家只能安穩去工作,不可能冒險轉工轉行或創業,即使公司工作幾辛苦幾不仁道。如果有子女的更慘。樓價瘋狂,租金也瘋狂,創業成本相當高,有樓有家室的,誰敢冒這個險?即使在過去五年能成為業主,但這種生活,人會不會快樂呢?

樓價瘋狂,坊間出現大量納米樓來「將貨就價」,面積少至一二百尺,但也不代表供樓輕鬆。因為會買納米樓的業主,本身就是實力不雄厚,但為了上車而購買納米樓,供款的實數看起來較低,但佔其資產值和收入比例,肯定不低(不然就索性買一個正常單位了)。這種業主供樓也辛苦(父母付了首期就較辛福),他們同樣選擇不多,跟上述正常單位業主沒兩樣。可是,他們的生活質素完全是下賤的。生活質素高低,最重要取決於空間,一個住五百尺單位的租客,與一個住百五尺單位的業主,誰更幸福?可能真是見仁見智,但論兩者的生活質素,相信較多人會認同租客是較高的。

看到王維基說「年輕人未ready就投訴冇得上車」,我啞然失笑,買納米樓的人叫做「ready了」所以「可以上車了」,但這是發展商「讓你ready」來賺盡,你羡不羡慕?

在今日的香港,住公屋可能是最幸福的,但我寫完這一句後,也為香港可悲。一個本來充滿向上流動機會的香港,淪落為「向下流動」而成為「幸福」。我不是看扁住公屋的人,但公屋從前是給低下層最基本的住屋,從而穩定社會,而不是「幸福之選」。況且,從前住公屋還可以向上流動,脫貧轉為買樓,但現在的樓價,根本不是公屋戶可以負擔。香港更早已不是百花齊放、靠努力可以賺取好生活的社會——開Uber會被打壓,執紙皮會被票控,向上流動?談何容易!

沒樓又未上公屋的一批最慘,但比例卻在上升,他們不是住劏房,便是住工廠大廈(甚至迷你倉)。幾年前幫朋友搬OFFICE,到過工廠大廈「觀摩」,發現裹面不少住客,一家大細有小朋友的更不少。可笑的是,經常看到政府海報宣傳,呼籲人不要租住工廠大廈,試問誰希望住工廠大廈?在瞓街與工廠大廈之間,甚麼是lesser evil本就很清楚。但政府敢嚴格執法嗎?不敢,因為一執法,這大群住客真的可能瞓街,繁榮表象會被訊速撕破,政府難辭其咎。(況且他們轉去瞓街,也會被食環驅趕票控,留番五元畀你搭車去第二條街瞓,再讓第二區的食環兄弟跑數)

從這個角度,很難看出香港有什麼希望。沒有人動腦筋創業,為了供樓只能為大財團工作直至退休。財團壟斷一切,齊齊食老本,社會精英不再創業創新,社會低下層更加難有翻身的希望。這個困局,當然會由樓市泡沫爆破那一天打破,但這一天到來,整個社會亦會受到拖累,不休養生息一段長時間,不可能回復生機。我對香港未來五至八年,感到悲觀。

潘朵拉的盒子。

如果過去五年切合了「打開潘朵拉盒子」這個寓言,那麼寓言的最後,還剩下「希望」。

過去五年,政治抗爭此起彼落,即使政治上仍然一潭死水,沒有出路,但雨傘運動只是開端,各路年輕勢力已抬頭。香港仍處於喘息期,但雨傘運動爆發的能量,會輻射出去,一直發揮影響。

這五年,香港還是累積了一眾微小的希望。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黃蓉 - 武俠小說的唯一俠女

黃蓉是我的「初戀對象」。八三版射雕首播,我還是個小學生,但對翁美玲扮演的黃蓉,非常傾慕,也因此喜歡翁美玲。

黃蓉有什麼好?有人更說黃蓉是「港女」,刁蠻任性。這太片面。黃蓉不單美麗而聰明,還有情有義,身為桃花島主的千金,竟然愛上郭靖,而且一往情深。郭靖認識黃蓉時,是什麼人?是個住蒙古包、學十幾年武功還打不過黃蓉的小子,用今日的角度,就是「無瓦遮頭」、「學無所成」卻只管盲目練武的宅男、廢青,不英俊又欠幽默。郭靖出場時只管報仇,毫無事業心,如果黃蓉是港女,理應揀楊康棄郭靖,甚至歐陽克,可是黃蓉沒有,她大概看出郭靖遲早是大藍籌,相反,楊康只是紅色資本,看起來係威係勢,遲早泡沫爆破。

我們那一代男孩都像郭靖,不像今天滿街「成功靠父幹」的富二代楊康,代入劇情,竟然有個又靚又聰明又可愛的女孩子對自己傾心如此,怎不叫人神往?

還有,像黃蓉這種出身和學養,為了恩師,竟願意接掌丐幫幫主一職,換言之,就是當社企CEO,不單冇錢賺,還要四出搲銀,與一群弱勢一起對抗「金」權。這怎會是港女所為?

黃蓉不單不是港女,更是金庸小說中的唯一「俠女」,應該說是所有武俠小說中的唯一「俠女」。金庸筆下有眾多女角,但只有黃蓉展現傳統理解的「俠氣」。讀《射雕英雄傳》,一直要到黃蓉出場才好看,雖然「郭靖黃蓉」的配搭深入民心,但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黃蓉,沒有黃蓉,整部射雕便失去靈魂。黃蓉在射雕裹的經歷很多都能獨立成章,郭靖可以完全隱形,任由黃蓉演獨腳戲,仍然精彩。例如,黃蓉大鬧趙王府,面對眾多高手也能從容淡定應對;到了荒島智鬥歐陽克,害這隻「黃蓉裙下第一兵」廢了一腿,歐陽克竟還護着她,不讓歐陽峰知道自己着了黃蓉的道兒,免她遭殺身之禍,淫賤得來也叫人同情;到了鐵槍廟揭破江南七怪的命案以及楊康殺歐陽克之秘,可說全書最精彩,即使是文戲,讀來也叫人不敢喘一口大氣。

黃蓉是獨當一面的俠女角色,重讀射雕多遍,便覺得射雕是以黃蓉為主軸的俠女故事,把傳統以男性為主的俠義角色顛覆了。金庸在此後的作品,女角即使武功高強如小龍女,也只是個不問世事、脫俗出塵的仙女,事事都以「過兒」為先;周芷若更是權力的附庸,哪有瀟灑的俠氣?任盈盈即使被認為是金庸筆下最好的女角,也不見有黃蓉的江湖俠氣;《鹿鼎記》更不消說了,女人都成了男人的附屬品。

黃蓉到了《神雕俠侶》,已為人母,基本上過着相夫教子的生活,變回傳統女性角色,魅力確實大不如前,甚至有說她變成機心處處的小婦人,還培養了正宗港女郭芙——說到港女,黃蓉大女郭芙實是當之無愧,自細收兵(大武小武),也看不起楊過,直至楊過有所成就,又暗暗癡戀,但楊過拒絕當「兵」,更有仙女小龍女為伴,最後嬲得斬掉楊過左手。最後選了個看上去還不錯的耶律齊,但當耶律齊遇險,只想着楊過搭救,至此明白原來楊過向來正眼不看她,收不到這隻兵而耿耿於懷。

面對楊過,黃蓉的表現確令人討厭,但楊過其實是黃蓉的男版,只是出身不同,際遇也大不相同。黃蓉是名門之後,楊過是奸人之𠻸,這才是真正的「贏在起跑線」,故同一資質,造成兩人路途大異,而且楊康因黃蓉而死,黃蓉對楊過有了先入為主的偏見,是作者擬定的衝突,聰明人黃蓉被安排針對另一個聰明人兼主角楊過,自是不討好。且黃蓉貴為人婦,免不了應驗賈寶玉所言:「女人出嫁前是珍珠,出嫁後便失去光彩,再老一些便變成魚眼睛。」不過,在《神雕》中,黃蓉仍不失俠女之舉——智鬥李莫愁、裘千尺和已出家的裘千仞,都非常精彩,也不致淪落為魚眼。

黃蓉向來是「紅角」,因為角色極為討好,能超越時代,感染每一代讀者和觀眾。郭靖像國學大師,在某一課題上(武學)有很大成就,也悟到前人經典之奧秘(九陰真經);黃蓉則只有小成就,靠的都是小聰明,沒耐性,也發展不出大智慧(所以學不到左右互搏),但她的故事最為引人入勝。郭靖像饒宗頤、錢鍾書一類人,沒有人懷疑他們的才學,其學養叫人膜拜;黃蓉是黃霑、倪匡一類人,有才學,卻像我們一樣充滿缺點,故更像凡人,其故事更叫人陶醉。

因為黃蓉,忍不住追看2017版射雕。有說,凡演黃蓉也會紅,也不見得,至少「永遠的黃蓉」翁美玲在前,我們幾近忘記九四版的朱茵,也沒有多少人記得2003版的周迅(即使金庸曾表示周迅是最切合黃蓉一角的演員),至於林依晨的2008版,我更壓根兒不知道。2017版的李一桐,則越看越討好,即使沒有原著那種從容不迫,但以新人來說,確實非常不錯。相反,看上去頗像「黃又南」的郭靖,卻無甚驚喜,相形見拙下,越看下去,越會喜歡李一桐的黃蓉(即使難免還是覺得翁美玲好),但說到底,其實是越看越喜歡黃蓉。

當然,很多年前在報紙看到倪匡說過,千萬不能娶黃蓉這種老婆。當時不明所以,後來才明白,黃蓉太聰明了,甚麼都能識破,想滾都難,哈哈。


註:圖為2017版射雕的宣傳海報,不再是郭靖在前,也不是郭靖黃蓉並排,而是黃蓉排最前,拿着打狗棒的造型非常有型,而且搶眼。我喜歡這個安排,因為黃蓉才是射雕的靈魂。

2017年5月6日 星期六

有關捐血,一次講曬想講的


血庫告急,紅十字會多番呼籲捐血,坊間反應兩極。勸人捐血不能靠罵靠嚇,本文整理過去在留言說過的,再分享自己的經歷,希望還猶豫是否捐血的人想想。(相信本文要久不久補充和share)。

1. 捐了的血賣上大陸?

其實紅會已澄清很多次,但沒有用,內容農場照借此賺錢,有人樂此不疲去相信。相信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政治需要。

只是想深一層,究竟香港的醫療體系和醫生是否已墮落到跟大陸一樣?早前捐肝事件,著名親共醫生盧寵茂出來說話,很多人也認為,雖然這個醫生投了共,但其醫學專業知識仍然可信的。再者,只要問一問自己,你需要治療,你相信香港還是大陸?

2. 捐血益了香港的大陸移民?

大陸移民只要是香港居民,那當然有機會接受輸血了。但要解決這個問題,應該是解決大陸移民的把關問題,為什麼要聚焦在捐血?大陸移民來香港剩係輸血嗎?

其實不少人現在轉改口風,說我們只是要求紅會交代血液怎麼使用。其實紅會已交代過,血液優先供本港使用,九成公院,一成私院,但再交代多一百次,只要有機會被大陸人使用,這些人仍會認為不要捐。

世上從來沒有以種族、人格、背景等,限定血液的使用。所以,從另一個角度看,香港也有很多衰人的,給一個深藍的香港人用是否比給淺黃的大陸人用好呢?當然有些人或出於政治需要,答是,但也不用再與這種人探討什麼了。

3. 拒捐血等於拒捐錢?

不一樣,這與杯葛某機構賣旗不同。首先,賣旗機構是清晰的對象,其背景和立場可以追溯,我們是基於其背景言論而拒捐。當然,如果證實紅會運血到大陸用,也可以拒捐,但沒有人拿出過證據,紅會也澄清過很多次。

第二,捐款有部分會落入機構行政費,但血液不會被用作「行政血」。

第三,拒絕捐助某機構,其幫助的對象會受到影響,但一般還有其他幫助這些對象的機構可供選擇。使用血液的對象卻是無法預計,而且只有紅會一家收集。

至於大陸天災的拒捐呢?捐款在大陸落入貪官手中,不是傳聞,有很多相關報道,所以我支持這種拒捐。但血液賣到大陸,一直只是內容農場報道,而香港也沒有變成大陸般貪腐,這是大家仍在努力守護這裏的原因。

4. 私院用了很多血液?
紅會亦已多次澄清,私院只用了一成的血。但其實從常理想想,也知道這個說法站不住腳:

(1) 私院的病人一定遠遠遠遠少於公立醫院,而私院需要的血液也一定遠遠少於公院。第一,私院收費昂貴,不是普羅市民負擔得起,所以公院天天大排長龍,輪候一個專科新症,最低消費是兩年。公院病房經常爆滿,病床推到出走廊是常有的事(有一次,我試過入院沒有病床,要坐在走廊)。很多人經常罵政府CUT醫療開支搞到公院爆煲,公院爆煲即公院有很多很多病人,怎可能跟私院比?

(2) 與公院比較,私院要輸血的個案少很多。私院的個案,很多是不需要輸血的,更多的是檢查。今時今日,很多人買了保險,有得claim,所以會去私院做檢查(所以才爆出「AIA向私家醫生發信提醒醫生不要亂批入院」的風波)。需要輸血的手術在私院做,隨時是天價的,例如早前,一個孕婦在私院產子時出現血崩,輸了四十包血,張單變了四十萬,他們卻無法負擔。

另外,最需要輸血的意外傷亡,一般不會送去私院,意外發生,白車來到,你多有錢也難以即時送去養和(不說白車會唔會咁做,只說你可能已受傷失血連表達這個意願也不能)。

同樣道理,即使是大陸富人光顧私院,大多不是需要輸血的病例。血液不是營養品,非到必要沒有人希望輸血,要輸血即代表你生命有一定危險了。大陸人一如很多香港光顧私院的人一樣,求的,只是舒適的病床、環境和叫痛時有護士理啋。

(3) 複雜的病例,私院往往不接。其實私院一向傾向做簡單而能賺錢的事,例如生仔、照磁力共振等,複雜的個案常常會轉移去公院。所以,很多富豪名人得病,住的卻是公院,如瑪麗(當然他們會付私院價住公院的私人病房)。

有這個想法,其實假定了「入私院就會輸血」,在私院輸血肯定不是常態。

5. 私院可利用輸血賺錢?

經常有人質疑,私院收高昂費用,卻用了很多血,變相賺取血液費,卻導致公院沒有血,很不公平。

第四點談過,其實要輸血的個案不多。而在私院輸血,確實收費高昂,我就有親人在法國醫院輸過血,每包盛惠約三千元。是不是血液這樣貴?當然不是,輸血是一個高成本的治療,在公院做好像「不用錢」,其實只是公帑支付了。私院收取的都是醫療服務費,即提供輸血服務需要的儀器、人手、行政等費用,而不是血液的費用(換言之,只要你做一樣類似的治療,那怕是很便宜的鹽水,佢都係會收你兩三千)。所以如非必要,很多人都不願意這樣做。

但會有人質疑:那麼有錢人去私院,付得起錢,便能得到血液,不是不公平嗎?

(1) 輸血是嚴重病情的治療,等閒人不會無端端想去輸血,而病人確定要輸血,其身體狀況不會好得到那裏。誰會這麼傻,希望自己入院輸血?

(2) 換言之,需要輸血取決於身體狀況,而非你的意願。

(3) 說到底,以輸血救人,不可能分私院公院。難道,私院應收取「買血費」,公院不需要?那就變成「有錢人可以續命,窮人等死」的情況。

(4) 如果公院私院都收「買血費」,那麼香港跟大陸有何分別?有錢才醫,沒錢返歸。

(5) 有能力者光顧私家醫院,其實減低了公院負擔,結果其實是大眾得益。再考慮到私院需要輸血的情況較少,公眾其實是「有賺」吧!

(6) 如果你有能力而又適合,也會選擇私院,但原因肯定不是你想輸血。你是香港人,為了不讓大陸富人在私院得到輸血,結果你也要付款「買血」,這又公平嗎?

6. 在捐與唔捐之間,我選擇捐這個lesser evil。

誰會使用血液,無法預知。有指,醫院很多大陸人,於是想當然大陸人用了很多血,但這是錯誤推論,因為住院不等於要輸血。最需要輸血的情況,是突發意外,例如最常見的交通意外、工業意外,這些傷者可能因為失血或需要進行大手術而需要輸血。翻查這些突發意外的新聞,傷者是否都是大陸人?顯然不是吧?那麼,如果香港人需要輸血,卻因為大家拒捐而喪命,這是何等可悲的事?

紅會在FB的呼籲,在公關上很失禮,惹起反感是可以理解的,但其實當中所指的,都是事實——需要血液的,可能就是你或你身邊的人,可以是黃毓民、長毛、黃之鋒、楊岳橋、陳雲……。你沒有辦法確保,任何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終身不用輸血,即使你多麼年輕。好像FB圈子中,也有很多我敬重的人,如果他們需要血液,卻得不到,我也會傷心,何況是親朋?

在絕大部分情況下,我是相信在無更多選擇下,只好選擇Lesser evil。既然暫時無法解決大陸移問的問題(當然歡迎繼續努力去解決),無法選擇血液用在什麼人身上,而拒捐會侵害香港人的利益,那我當然支持繼續捐血。

7. 我們與大陸人的分別是什麼?

我很早已成為regular donor,因為這是英國殖民教育教導的公民責任,這是大陸極度欠缺的,而我拒絕將自己大陸化,放棄公民責任,或者把公民責任變成只有「愛國」一項。無償捐獻對很多大陸人來說,是匪夷所思的。當我們拒絕融合,何苦要把自己墮落成為大陸人?

如果香港有一個小悅悅,被車撞倒了,你是不是會先看看她是不是來自大陸的女孩,才去報警?或者早已知道她是大陸女孩,而像大陸人一樣無動於衷?如果是這樣,有什麼意思?

當我們以香港人自居,以本土自居,為了針對大陸帶來的種種問題,而斷送香港人、本土人的健康甚至生命,我真想問,這是哪門子的香港人?哪門子的本土派?

8. 是不是不能批評紅會?

絕對不是。這篇文章針對的,是內容農場的扭曲以及「拒捐血」的呼籲。

很多人會針對香港政府和紅會的問題,例如醫療產業導致非香港人(主要被認為是大陸人,卻沒有人針對香港越來越多的南亞裔,多得中港矛盾)的醫療需求大增以及紅會的捐血配套不足,這些都是有道理的。例如,紅會指因DSE推行而少了中學生捐血,五年來卻沒有想出策略去補救;捐血站的開放和關閉時間、對捐血者要求太嚴苛等,也是值得檢討。還有,長期病患者日趨年輕化,即使這些不是大病(如高血壓),但要食藥便不能捐。面對人口老化,這些問題都要及早解決。

香港問題千瘡百孔,很多事都惹來質疑和批評,但不代表這些事情未解決前,便立即切割,甚麼都停下來。針對這些問題和種種質疑(那怕是來自惡毒的內容農場)去追問紅十字會,也是合理的,一個機構不能因為他做的事涉及人命,就不去質疑和批評,否則這個機構也會腐化變質。問題是,對於種種內容農場的荒謬報道,紅會已澄清多次,但有一班人永遠盲目相信,只質疑紅會,卻不質疑內容農場。

雖然,站在紅會的角度,它也是非常被動。它有沒有錢去加聘人手呢?現在連血也不願捐,又誰來捐錢給他們?

這篇文章,只是想深度談一次捐血這件事。以上八點都是想過了很久,但沒有耐性組織出來,我想今天是時候花些時間寫下來。無論你跟我說幾多次不要捐血都好,現階段,我都會繼續勸人捐。

我沒有本事說服那些永遠無法說服的拒捐人士,但我記得有人說過:「我不想血液益了敵人(即大陸人)。」如果,這些人也可以同時說:「當我或我的親朋或我的政治教主需要血液時,我會堅決拒絕,寧死不讓大陸移民的血流在身上(你是不能確保輸的血來自誰)。」我會加倍敬仰。

-------------------------------------------------------------------------
以下說的,是令我有所體會的個人經歷,沒興趣者大可跳過。
早幾年,我做了一個很大的手術,八點半入手術室,醒來已是一點八。醫生早告訴我,可能會失很多血,所以之前一天已做了封閉血管的微創手術。結果,我仍然失去很多血,但沒有即時輸血。做完手術後非常迷糊,而且持續微燒,一直到了晚上,醫生決定為我輸兩包血。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輸血,也沒有想過這麼年輕要輸血。

輸血後,情況確有改善,第二朝精神已好一點,燒也退了。這個經歷反映,公院使用血液很謹慎。常有人以為,一有病一做手術,便一定要輸血,錯的,你生命有危險或身體真是虛弱到一個點,才會輸血。

你可能說:你支持捐血,因為你曾是得益者而已。第一,這個是理所當然,我們常常找器官受惠者呼籲人捐贈器官,這有何問題?現在不是我每月要輸一包血所以我叫你捐吧?第二,在手術前,我一直是regular donor,一早捐了十幾次血,即使之後,也捐超過兩包的血了。

或者你又說:我根本很討厭你這個人,我就是不想你這種人受惠。你這樣想,我沒意見,但你怎樣確保你捐的血,一定是你不喜歡的人而不是你喜歡的人受惠呢?以上已詳述,不贅。

當初,我打算去私院做手術,但私院醫生約見我,說他無法幫我做這麼複雜的手術,因為我的問題較罕有,只有三間公立醫院才有這麼大的database和臨床專科幫到我。即使真的可在私院做,埋單也是天價,所以他急急寫信轉介我去公院(很感激這個醫生)。

那一年,我住了九天公院,之後半年每個月要回去住一天(其中一天就是上述提到要坐走廊了),到今天我還定期回去覆診。在2014年至2016年間, 我先後有三位親人身故,他們都住了至少個半月醫院,並屬於不同科,期間我經常探病,常常出入醫院。

有人說:「去醫院行一轉,就知有幾多人講廣東話。」其實我唔知這些人有幾多人真的去過醫院,但我這幾年去醫院的經驗很多,在住院、覆診和探病時,我幾乎一個普通話人都撞不到,除了香港人,碰到最多的,你可能沒想過,是南亞人。因為我看的是骨科,很多南亞裔從事勞動工作,如地盤,受傷機會很大,所以覆診時經常見到南亞人。

我根本沒有遇到「成房都大陸人」的情況。這種情況,也不是錯的,據知是在產房出現,但產房需要輸血的情況不多,而這是越來越多香港人做「國貨城」(聚大陸女子)所致,真要鬧,便要鬧這些香港人了。

2017年4月29日 星期六

太極拳對MMA

今天談一個冷門的話題:武術。事緣看了一段新聞:「太極拳師對戰MMA,十秒被KO,網民嘲太極只適合養生。」(https://www.hk01.com/article/87683,內有片)

其實不用看片,單看「MMA對太極拳」,我已預計到結果,太極拳是輸了八成;再看對戰者的資料和身型,輸十成!

MMA選手37歲,肌肉發達,體型屬重量級;太極拳選手,41歲,看上去像一個發福中年,其後頸的肥肉很突出。到了這把年紀,差四歲,就是差四歲;即使體重相約,兩者肌肉質量也相差太遠,肌肉對脂肪,是很難打的。

看報道和網民反應,覺得可悲的是,在資訊這麼發達的今天,人的視野還是如此狹窄,還在討論哪種武術「天下第一」這種層次。我們可以比較不同門派,可以比較其理論和特色,比較創派者的思想和格鬥原則,這些是可以比的,有些門派的想法確有優勝之處。但如果上擂台,就不是比打水炮,而是動真格,最講究的,不是門派的武術有多厲害,而是比訓練、體能、心理狀態和一點天份。沒有人懷疑李小龍只是在電影上打得,因為他每天練至少六小時功夫,每天六小時啊。他說過:「我不懼怕對手識一萬種腿法,但懼怕對手只懂一種腿法,而練了一萬次。」這個世界何來最強的武術?這個世界只有最強的武者。

MMA是什麼?Mixed Martial Arts,綜合格鬥技,Mixed,即甚麼都有,目標是上擂台,玩技擊,所以認真對打必然是訓練之一。太極拳呢?我就未聽過以認真對打作訓練(當然,可能有我不知而已)。一個不斷去練習擂台對打,一個練套路推手或「示範式」格鬥,而不是練習free fight,結果顯然而見,捱十秒是差不多了。

網民說傳統武術不及MMA,有些人還反駁。無謂吹水,不及就是不及,很理性的結論,干脆認了吧。為什麼?因為大部分傳統武術都故步自封,充滿門戶之見,而且自高自大。如前所述,MMA是綜合格鬥技,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東西?就是傳統的西洋拳發現自己只有拳,沒有其他東西,各門派動真格時,經常要A對A,A對B就不打了,不夠刺激。MMA在九十年代出現,摒棄了門戶,上到擂台,什麼都行,打得便行,所以沒有限制。例如,西洋Boxing的拳套只能出拳,不能用手捉拿對方,沒有摔技,所以MMA轉戴露指拳套,可以用摔技了。還有,大部分格鬥技,很少有「地戰」。像片中那個太極拳師被擊倒在地,格鬥便轉為地戰。你有沒有發現,大部分你熟悉的功夫,跆拳又好,空手道又好,詠春又好,西洋拳又好,都沒有地戰招式,跌低咗就唔識打;但MMA既集各家之大成,自然有地戰,如巴西柔術的鎖技。如果你有看《激戰》,便知道我說什麼。張家輝教了彭于晏一段日子,最後都要請求另一位教練教他鎖技,以應付地戰,就是這個原因。

大部分傳統武術 (我所知的)都缺乏應付地戰的方法。你看《葉問》,覺得詠春好好打,但你有沒有看過葉問倒在地下?這不行,因為只懂詠春,倒在地下便幾乎只有捱打。太極拳講求鬆沉,定和沉是終極原則,故實戰時根本不應被推倒在地,但真的被推倒在地,在懂地戰的MMA面前,也只有捱打份兒。所以,片中太極拳師一倒地,即被KO,因為任何家的太極拳都沒有應付地戰的方法。

MMA是一種不斷改良演進的新格鬥方法(其實不是一種門派),再加上是以擂台取勝為主,理念上超越很多武術,理所當然。但這是新意念嗎?不,李小龍一早就拼棄門戶之見,截拳道不是什麼門派,而是一種綜合了眾多武術的精簡原則。可惜,華人練武者雖多,但能像李小龍般有這麼開闊的眼界,肯定不多。

咦,不是說太極拳是「以柔制剛」、「以弱勝強」嗎?這都是真的,包括以弱勝強,但我們看得武俠小說太多,便覺得以弱勝強等於「以最弱勝最強」,這是不可能的,因為這違反物理定律。物理上最著名的「以弱勝強」原理,是槓杆原理,你用槓杆原理製造一個工具,可以輕易移動十公斤的東西,但不代表相同的工具可以移動一噸的東西。人家比你後生,肌肉質量比你強,甚至比你重,又以擂台為主要訓練,你練甚麼太極拳也會被比下去。難道一個練了太極拳的小孩,就能「四兩撥千斤」打倒一個成年人嗎?

太極拳能養生,眾所周知(但為什麼能養生卻很多人說不出來),那麼太極拳能否技擊?太極拳當然有技擊,但多年經驗顯示,很多理論上可行的技法,在實際上是非常難用。很簡單,太極拳講求鬆沉,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以柔制剛,但能保持鬆沉的狀態,是與心理有關的。自己練功時,練套路時,要練到鬆沉當然較容易,但上了擂台,Sorry,要保持這種狀態很難,因為你怕被打中,打中會痛,會流血,會倒下,會嘗到失敗的滋味,會冇面……,所以你會有壓力,一般還很大壓力,那麼你怎樣鬆沉?這就是理論上和實際上的分別了。

咁,太極拳除了養生,咪即係冇乜用?也不然,練太極拳,你會學到巧勁,不用拙力,用巧力,在日常生活中非常有用。咁即係唔打得?也不然,因為你可以將當中的運力原則,放進其他武術。如果你有看《一代宗師》,便會認識「形意拳」和「八卦掌」,這兩種武功與「太極拳」合稱「三大內家拳」(與內功無關,無法打出龜波氣功的,pls),詠春雖不屬內家拳,但某些原則可令詠春發揮得更好,很多理論也與內家拳相通。太極拳是練「功」的,本身的格鬥招式很難在實戰發揮,即係唔打得,但日子有功,可強化其他功夫,包括本來就幾打得的形意八卦和詠春,甚至西洋拳。例如練了太極拳,放到詠春黐手,一般來說你可以比只練詠春的人更易「黐」到對手;太極拳的身勁、鬆腰,可放到形意和八卦,就勁上加勁;練得鬆了,你學西洋拳時會發現進步會比人快,因為好拳都是集中和鬆,而不是緊。

更重要是,去到一定年紀,你是很難維持高度的肌肉和體能訓練,夾硬練成一身橫練肌肉,只會極度傷身。太極拳的巧妙用力,正好補足日漸衰退的體能和鬆弛的肌肉。

《一代宗師》裏有句很有意思的對白:練武者有三個階段,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傳統武術傳承的問題,就是只能「見自己」,視野只見自己的門派,更甚者,不少練武者只看到自己的門派,眼中只有自己,練得幾年便自覺「好打得」,因為他們沒有見過天地。最大鑊係,他們沒有見過天地,便「見眾生」,授起徒來,把狹窄的視野傳承下去。MMA的出現,就是發現傳統西洋拳的不足,才搞一個「沒規則」的遊戲規則,提高格鬥技術的演進,而不是在自說自話「Boxing才最勁揪」。

如果說,傳統軍事武器比現代軍事武器強,鬼信。那傳統是否無用?今天的人包括西人還在讀和翻譯《孫子兵法》,講完。

當然,有小朋友問我:「其實練這些有咩用?」我只能說:「冇用㗎,有興趣咪練囉,唔通我一把年紀真係去打擂台咩,畀人打死都似。」

在功利的香港,談自己的興趣和心得,是很趕客的。你能讀到這裏,多謝!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薯片參選為香港帶來什麼?

有些事留待揭盅才說。

今日的結果,令大部分香港人,即使沒有參與、不認同甚至不認識雨傘運動的人,都會問一句:

「為什麼民望大幅抛離對手/大受市民歡迎的人卻沒有勝出?」

無論什麼學歷、年齡、職業、性別等,不用解釋這麼多,只要懂得問以上這個極為簡單的問題,就知道或至少感覺到,當前制度何等荒謬。

曾俊華的參與和期間的出色表現,在這個角度下,真真正正突顯了小圈子選舉的荒謬。

有人曾說,曾俊華參選帶來「醒覺」,遭部份網民恥笑。可笑嗎?對於那些在恥笑的「民主/社運精英/KOL」,說曾俊華的選舉工程帶來醒覺,當然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但這個社會不是只有高高在上講原則的你們在自HIGH。林鄭說過一句「這個世界不只網民」,現階段來說,是真的,現實裏,很多人連左翼、左膠、熱狗等標籤是什麼,完全沒有頭緒,甚至錯誤理解(例如總以為左膠等於老左即民建聯等傳統建制)。立法會選舉,仍然有約四成市民不投民主派,不少更是真心支持建制;說到雨傘運動,更多人沒有「醒覺」,仍然視那只是搞事、犯法。

這一群在恥笑的社運精英、資深抗爭者,如何令這批人醒覺?

其中一條路,就是讓他們經歷一次既真又假的普選選舉工程。曾俊華參選以至其選舉工程,就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既真又假」——明明是假選舉,但由頭到尾,都當真正民主選舉來run,成功吸引了不同光譜的支持者,令全香港市民經歷了一次「很真」的普選選舉。

當然,今日就是殘酷的夢醒。問題是,夢醒後,可以令多少人真正醒覺?我不知道,但「為什麼民望大幅抛離對手的人卻沒有勝出」這個問題,會植入腦中,就如電影《Inception》般,只要植入一種簡單想法,想法會慢慢成長。

這種「將假當真」去突顯小圈子選舉的徹底荒謬,不是十年如一日在台下大叫「打倒小圈子選舉」便做到的,不是抱持原則苦口婆心深耕細作做到的,不是滿口勇武口誅筆伐做到的,因為過去五年甚至是廿年,這些很多人都做過了,但從沒有人像曾俊華做得到今日這一步。他的選舉工程跟過往所有特首選舉候選人都不同,辦得那麼像真選舉,極度積極去爭取民心,而又真正爭取得到。膽敢問一句,今天的民主派有誰能做得到?更何況,這個工程是由前高官發動,是由上而下,而不是傳統的社運由下而上,所帶來的效果,是前所未有的。

容我套用坊間一個很俗的比喻:AV論(即成人電影,恕我想不到比這個更到肉的比喻)。有人說,曾俊華在選舉過程中,爭取了高民望,得到「港豬」愛戴,只是大家睇AV,大家根本沒有票,是自己呃自己,為什麼睇AV自high也睇得這樣開心……。這些都是很有趣的comments。首先,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以惡劣心情去睇AV的,睇AV睇得開心是正常的吧?第二,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一生只滿足睇AV,而從來不想來真的,即一個人看過AV了,感覺很好,然後立志以後都看AV便可,不要真的。一個人進入青春期,第一次發了綺夢,都會對夢內的事有莫大好奇,心思思,何況是看了好看的AV呢?

同樣,當大家看過曾俊華這場既真又假的戲,會不會就此滿足?如果預計以後的選舉又是一場悶戲,會不會滿足?這就是曾俊華選舉工程打開的一種欲望,這種欲望不會自動減退,最多只會被極權壓下。

雨傘運動令一部分人覺醒,曾俊華這場又真又假的選舉,也會令另一部分人覺醒。香港經歷過這次特首選舉,不再一樣。醒覺、進程、成果等,都是一點一點歷史事件改變而累積的。

這大概就是羅永聰在短片中說:希望選舉能帶來一些轉變。

曾俊華輸了,或許真的更好,他從此成為一個象徵,一個reference,大家再經歷選舉時,會想起這個案例,從而有更高期望。

最後一言:林鄭治下,撕裂會繼續,但由於香港人已經歷狼英十分地獄的五年,在感受上,相信不會那樣難受了。香港人,不要灰心。

2017年3月24日 星期五

原則派左翼最高興

還有兩天,特首選舉便有結果。這個星期,有一些新事態發展值得留意:

1. 種種表面跡像看來,林鄭當選機會較大,但顯然不是十拿九穩,反而暗湧處處。

2. 有不同風聲放出,包括盛傳中央讓選委運用自由意志去投票,三候選人均可接受並獲任命。另今日有風聲指曾俊華手握逾四百票。

第二點為第一點帶來暗湧,所以說這是勝負未分,絕不為過。但以民眾期望來看,兩大熱門已處於無法拉近的強弱懸殊,甚至越拉越遠,但最後較可能出現的一個結果:超高民望的落選,超低民望的當選。

這樣的結果,可能是人類選舉史上前所未見。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結果?第一個可能,就是地方「政府(或曰諸候)」(即中聯辦)的勢力超越中央,例如在權鬥下,中央根本管不了西環,任由CY 1.0及其背後勢力不斷發功,恐嚇選委,包括「不任命論」、「外國勢力論」、「反對派論」等,目標是要鞏固其原來勢力和利益,故即使換人也要保住路線。因此,即使如這兩日的風聲所言,中央不指定,任由選委決定,但CY 1.0勢力在過去數月已透過假傳聖旨手段造成林鄭乃真命天子的事實,鎮住選委。

第二個可能,如果真的任由選委決定,中央卻樂意放任西環用種種手法干預,即中央其實是向大家表示:任你們香港撕裂下去,或者因為這次選舉再撕裂幾倍,也無不可,無意「補天」,香港將會繼續腐化。此舉等同放棄香港的原有優勢,一國兩制可有可無,如何走樣變形也無所謂。

第三個可能,第二點的風聲也是假的,西環就是中央意願的執行者。

無論原因為何,如果結果是由一個「滿江紅」的候選人勝出,可想而知香港人的反應會是如何,自然是更加討厭中共,更加討厭小圈子選舉,港獨思潮會越來越得到支持,至少抗爭力量又再壯大。當然,也有一批人消極應對,例如積極計劃移民。如果原因是上述的第一點,地方諸候假傳聖旨把香港搞得一團糟,打倒西環2.0還有希望,不過香港不知要再受多少苦;但如果是第二或第三個原因,這其實是中央樂見的,那麼再搞多少國民教育、叫多少人愛國,都是枉然,因為連支持曾俊華的中間派都會絕望。

唯一對這樣的結果感高興的,是原則派左翼(坊間稱為「左膠」,本文除引文外暫時避用)。坊間常戲謔「左膠」的一句話,就是「共產黨最高興」,意思是,某些事情令中共成為最終得益者,「左膠」便會撲出來說「這樣做共產黨最高興」,例如熱狗批鬥泛民、退聯等,都是令「共產黨最高興」。面對內部分裂而令共產黨高興,我是贊同的。

但今日的結果卻相反,因為即使撐薯片的人很多都表明是對抗西環、對抗中共欽點,即「林鄭當選共產黨才最高興」,但這一次原則派左翼沒有這樣說,薯片落選,客觀事實就是林鄭當選,結果卻是「左膠最高興」,豈不怪哉?

原則派左翼常指出,要林鄭當選,先決條件是她不夠601票,不然,All-in薯片也毫無意思,所以他們會選擇白票或胡國興。問題是,為什麼肯定林鄭必獲601票?如果上述第二點傳言是真,你們豈不白白錯過打擊共產黨的機會?豈不做了「讓共產黨高興」的事?如果你說第二點傳言是假,又何以有此信心作判斷呢?

既然勝負未分,在戰場上,我們當然期望,同隊的隊友把本來就極為稀有的子彈,射向敵人,而不是一邊指罵正迎擊敵人的隊友,一邊大叫「你班港豬」再把子彈射向天。

再說,子彈是誰給予的?是很多今日支持薯片的人給的。他們在過去兩場選舉,包括立法會選舉和選委會選舉,不斷四出叫人投票,為大局着想,即使是自己不喜歡的候選人,只要能削弱對手,哪怕只是輕微的打擊,這些人都願意投票給你們,目的就是送上最多的子彈,才有投票率新高,才有凌晨還在排隊投票的畫面。

原則派左翼都討厭曾俊華,所堅守的原則,只是討厭曾俊華,而絕不是反對小圈子選舉,因為正如上屆,只要有何俊仁,他們就不覺得要「突顯小圈子選舉的荒謬」,紛紛投票;如果長毛得到足夠公民提命入閘,他們也不覺得要「突顯荒謬」。只要自己人能入閘,小圈子即使荒謬也可以投票;沒有自己屬意的人入閘,就不能在荒謬的小圈子選舉中投票。

有沒有大局為重?有,但所謂的「大局」,只有他們的大局,沒有香港人的大局。原則派左翼不會把今天香港人樂見的大局放在心上,有些人更會辯說:「要保持社運抗爭的元氣和氣勢,林鄭當選也沒有所謂,我這樣做才是為大局。」

有些支持原則派左翼的人,更說:「選舉當然是看政綱了,所以點解迫人投曾俊華?」如果這不是小圈子選舉,當然是看政綱了,但這是小圈子選舉,投票是一種捍衛香港利益(拒絕西環而言)的鬥爭,當然就不能只看政綱了。再者,不是要突顯小圈子選舉荒謬嗎?既然如此,還看什麼政綱?

立法會選舉投票給民主派的,有多少人看政綱?無論怎樣踴躍投票,我們都知道立法會組成的不公不義,我們都知道建制派必然過半數,我們都知道仍然要繼續爭取普選,但為何還投票給這些原則派左翼?為何要呼籲身邊的人投票給他們,即使我們根本不認同他們代表的路線甚至不算喜歡這些人?

因為當時大家說:「一票都不能少,要顧全大局!」

我不會用票債票償來形容原則派左翼的可能結局,但最終選民離棄你們,是因為「大局論」已由你們自己敲破,不再有道德號召力。在這一場選戰中,你們因為討厭曾俊華,將香港押給西環,沒有盡力挽救,沒有把子彈射向敵人,即使很多香港人沒有票,卻有記憶。

最後簡介一段歷史作結。1975年,文革進行了九年,這時鄧小平又被毛澤東點上台(第三上),開展其務實作風,經濟民生有了起色,但敵人四人幫看不過眼,又再打小報告,意圖奪權。最後周恩來逝世,民眾紛紛悼念,四人幫順道推莊,說是「鄧小平勢力策劃的」,鄧小平又被罷免(第三落)。民眾這時極為擔憂和憤怒,紛紛遷怒於四人幫,因為他們很想「休養生息」,他們厭倦無止境的鬥爭,結果爆發了四五天安門鎮壓。

香港的路也相似。過去五年,是香港最壞的五年,這就是為何「休養生息」有號召力的原因。

一點補充:投票是暗票的,最後一刻決定把子彈射向敵人還是射向天,不需交代。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