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

無緣無故的自毀



新聞越來越多,「了解」多了蔡若蓮的兒子,就覺得人生很無奈。

我曾經以為,一個人愛好運動或藝術,是較能免於自毀的危機,因為運動能磨練意志,藝術能滋養性情。一個人對其中一種有極大興趣,便能提高抗逆能力。

後來,當一個就讀音樂的網友自殺過身,這種想法便動搖了。今天再看蔡的兒子——就讀名校,運動和音樂均有出色表現,家境好,又成為了專業人士,外表也不錯,這種Profile,是大好青年,是很多女孩子的夢想對象。

但突然,就在毫無先兆下,跳樓自殺。

我從來不相信所謂的「生涯規劃」,那作為一種技能教授學生,讓學生學會按步就班追求目標,希望他將來做事時將這套東西應用出來,那沒有問題,但學生時做的生涯規劃,根本沒有多大效果,因為人生的變數太多,而且在學生規劃的過程中,滲透了大量成年人強行灌輸的想法和社會追捧的價值。例如,學生規劃了將來要做會計,其實只不過是父母不讓他自小發展藝術的興趣和才能,認為「搵唔到食」,又因為數學成績好一點,所以被迫這樣規劃。曾經有一個患聽障的學生跟我訴苦,說家人送她到英國讀書,她很想讀法律或傳理,但母親不斷打擊她,希望她可以讀工商管理。我當時大惑不解,這個母親已經不幸誕下一個有聽障的女兒,難得有機會讓她到外國升學,為何還這麼看不開,要像其他父母強迫仔女讀自己討厭的科目呢?

如果吳克儉吹捧的「生涯規劃」有如此神效,再看蔡兒的profile,你會更為大惑不解——在外人眼中,這個孩子的「生涯規劃」可以說是perfect了。

早前才看過李偉才的訪問。李偉才是著名科普作家,也是前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自小愛好星空,也和女兒一起觀星。他的獨生女,在19歲時考入中文大學物理系,突然在家中跳樓自殺,原因不明。李偉才翻遍女兒的東西,想用科學的推理得知女兒自殺的真相,但是,一個站得住腳的原因也找不到。他直言,女兒自殺前的一天,一切還很正常。最後,他只能相信,那是一種急性精神病。

既來得無緣無故,理性無法解釋,「因果業報」便成為誘人的想法。但佛家說的業報,能超越現世,跨越到前世後世,但理性上,我們根本無法證實有沒有前世和後世,甚至連死後是怎樣的境地,也無法了解,只能相信。這不是一種理性想法,只能說是情緒上的安慰,屬形而上的宗教問題。如果撇除這一點,只着眼於現世的因果報業,很多事又無法解釋了,例如李偉才的遭遇,他做過什麼而受此業報?論洗腦教育的推行,中共和北韓金家是終極大佬,但這些國家的高官和家人都生活得好好好好,有什麼業報?劉曉波呢?他做了什麼要受此業報?不單死得冤枉,還有很多平民百姓包括香港人歡呼拍掌,就像抗清名將袁崇煥,受凌遲時還有大堆百姓排隊買下他的肉……。

這些歷史,這些現狀,越看得多,越不相信報應,或者,報應以超越人類智慧的演算法在運行,我們無法看到。將一切歸因為報應,是種誘惑的想法,但想深一層,那不是一種安撫懦弱的阿Q精神嗎?

想起這麼多事情,因為做了父親,無可避免要面對很多社會其他人帶來的無謂壓力——未夠一歲要返學要入名幼稚園要自細讀英文要上多啲堂要考一條龍要乜乜物物,但我經常從這些案例反思,撫心自問:其實什麼都不重要,健康的身心,才是一切。這個對孩子期望的初衷,不能忘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