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8日 星期二

大時代啟示:丁蟹與中共何以類同



大時代》已播了六集,劇情進入另一階段。23年前的劇集,深宵重播,竟然掀起社會熱話。我輩曾幾何時見過,各大報章雜誌連續多日以一套深宵劇為題材熱炒?話題更橫跨政治、娛樂、財經和副刊,更有雜誌以秋官松哥四十年恩怨為封面故事,吹水濫炒,難怪有傳媒稱之為「神劇之王」。社交網絡令社會有一同追劇的快感,當然是個重要因素,但要在網絡炒起,也要劇集夠「神」才可。

大時代》神在何處呢?那並不單是劇情夠瘋狂夠盡,主角性格夠鮮明便可解釋。筆者認為,大時代》能成為經典中的經典,因為其重心人物「丁蟹」深深勾畫了中共式獨裁的典型,再配合今天的時勢,突顯了其不朽。

凡是經典,總要令你一看再看;要超越經典,更要令人在不同時候看有完全不同的感受。少時看紅樓夢》,那是一部愛情小說;中年時再看,那是一部政治小時;老年再看,會變成一部細味人生的作品。筆者看了三次半大時代》,1992年首播,在中後段才插入追看,只覺好看但沒有感想;1997年重播,筆者正值大學時期,一集都沒有錯過,深深感覺其劇力萬鈞;七八年前無聊翻看VCD版,仍只覺得是編導演均無敵;但今天再看,就完全感受到丁蟹背後的中共影子。

這並不是說韋家輝有預言能力,或丁蟹藍本就是中共,因為創作是非常複雜的事情。只是看了首六集,你會發現丁蟹言行和過去幾年中共的行為驚人地相似。(筆者在文末附上多日在FACEBOOK寫出來的比較,以及加上一兩個網民版本,以資參考)

為何如此呢?任何偉大的故事創作,都以人物性格推動劇情。而傳世的作品,其主角性格都能深深劇畫出性格典型。這些典型性格無論在任何時代,都能導致類似的結果和劇情。例如,奧威爾的動物農莊》和1984》,就反映作者對共產黨特質有最深刻了解,兩個風格截然不同的故事,在多年後的今天,我們仍能挪用當中情節去看今日的獨裁者。又如金庸的作品,笑傲江湖》和鹿鼎記》堪稱高峰,兩部作品同樣風格相反,但當中的角色原型,完全可以套入今日的社會,故常被引用。這些作品,都彷彿成了「預言劇」,實是文學創作的瑰寶。

可以說,像大時代》這類作品,不單純是借題發揮式的「抽水」、影射,而是真正對人性有極深刻了解而寫出超越時代的所謂預言劇。那其實並非預言,而是準確掌握某種性格原型,由此而推動出來的情節和結局,在什麼時代都相似。

廿三年後的今天重溫此劇,單是首六集,已發現丁蟹的言行完全可以套入近年與中共有關的事件中,全因丁蟹完全「掌握」了中共式極權的思維模式。1992年首播,大家只覺得劇集「影射」;1997年重播,當時香港與中共仍處於蜜月期,大部分不熟悉中共史的香港人根本無法掌握中共的真正嘴臉。到2015年再重播時,已是中共接管香港達18年之久,中共種種真面目已表露無遺,再看大時代》,便發現丁蟹之行為邏輯,早就在現實中以不同形式實踐了。

歷史舞台不斷變化,但人性,很不幸,千古以來的變化還是很少。別以為丁蟹是個誇張得不可能的角色,只要你努力學習中共的言行,你,也可成為丁蟹。


比較:丁蟹與共蟹(任何套入中共式獨裁思維模式者,可以是梁振英,可以是建制派,可以是任何滿口愛國歪理的小市民)


丁蟹/共蟹:狂躁、暴力、神經質、有控制狂的「精神病患者」,極度自卑也極度自大,鍾意用武力控制一切,間有苦口婆心之時。他做什麼都有道理和一定正確,你做什麼只要不順其意便是錯,龍門任搬。

[大時代01]
丁蟹:方進新不斷問丁蟹「我點得罪你呀」,丁蟹不斷講「你心知肚明」。
共蟹:說不出你有什麼問題,便硬塞一句「你心知肚明」、「你別有用心」,便當判了罪。

丁蟹:你係咪神經錯亂呀?屋企父慈子孝,你咁都要走咗去。
共蟹:你係咪神經錯亂呀?國家咁興旺,放咁多自由行落嚟,你哋唔感恩,仲要話搞獨立?

[大時代02]
玲姐(HK):我唔鍾意你架,你畀我走啦。
丁蟹:好啦好啦,我投降啦......我哋結婚啦!
共蟹:好啦好啦,我投降啦......我哋融合啦!

丁蟹:睇嘢唔好睇一面,龍成邦維持黑白兩道,冇咗佢,暴動都似。
共蟹:睇嘢唔好睇一面,共蟹維持社會安定,冇咗佢,暴動都似。
(改寫自網絡)

[大時代03]
丁蟹:方進新你搶我女朋友,我哋三十幾年朋友,你竟然搶我女朋友,阿玲自古以嚟已經係我丁蟹不可分割嘅一部份,你知唔知?

[大時代04]
方進新太好人,明知丁蟹癲都走去保釋佢,以為同佢三十年朋友,三十年都對佢咁好,要顧情義,點知畀丁蟹打到腦殘。
香港人太好人,明知共蟹癲都走去親共,以為血濃於水,三十年不斷接濟上面親戚同捐錢,要顧同胞情義,點知畀共蟹打到殘廢!

丁蟹:丁蟹追住方進新,係咁打係咁打,打到佢無路可逃,只能下意識舉起張摺櫈防衛。丁蟹:「啊,你搵摺櫈打我。」跟住一拳打到方進新腦殘。
共蟹:共蟹追住香港,係咁打係咁打,打壓晒佢原本有嘅核心價值,打到佢無路可逃,只能下意識舉起支旗表示捍衛自治。共蟹:「啊,你想武裝革命推翻政權搞港獨自己做皇帝。」跟住一錘定音要打到香港殘廢!

[大時代05]
玲姐對住丁蟹,講道理講唔到,打又唔夠佢打,你點憎佢佢都當你好有感覺,迫你愛佢。港人對住共蟹,也一樣。

[大時代06]
丁蟹打死方進生前,情緒激動,蠻不講理,但卻同方進生講:「明明可以坐低好好傾,你死都唔傾。」

共蟹次次都一錘定音,兇神惡煞,開動國家機器大肆抹黑,封死對話可能,但佢總會同你講:「政改明明可以坐低好好傾,你哋班人死都唔同我傾。」

[未播映,但忘記了第幾集]
丁蟹:我有殺人,但係呢單案嘅重點唔係我有冇殺人,而係浪子回頭金不換!
共蟹:政改方案係篩選造馬,但係呢個方案嘅重點唔係政改有冇篩選造馬,而係一人一票選特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