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0日 星期三

這一夜



「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陳腔濫調的引用,卻恰恰是這七十五天最準確的描述。

七十五天,是有生以來從未見過的香港,一個最壞的香港。權力可以令人腐敗到什麼程度?濫權可以帶來多大破壞?黑社會可以維持治安,光天化日出手打人,情況已夠壞嗎?最後,警察竟比黑社會還可怕。

一個地方最壞的時代,莫過於本來優良的警隊,在七十五天給徹底摧毀,成為權力的幫兇,魔性大發。當一個地方連警察都信不過,這個時代還不夠壞嗎?

偏偏,這也是最好的時代。面對催淚彈、黑社會恐嚇、警棍亂打,那麼多人毫無懼色,前仆後繼湧上來,為的不是私利,而是整個社會的利益,去追求制度的改變,當中,還有很多經常被成年人批評、中傷的年輕人、學生。這個時代,還不夠好嗎?

九月廿八日,當我們張開雨傘,抵擋催淚彈的一刻,也從沒想過,同時也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把香港帶到最壞的時代。

但同時,年輕人的無畏無懼,不卑不亢,堅毅不屈,卻是潘朵拉盒子最後剩下的,希望。

金鐘、旺角,銅鑼灣,成了1997年後最美好的香港。仿如烏托邦的佔領區,竟於極醜惡的政權內存在,卻不是傳說,不是幻想的桃花源,而是擁有極優良公民質素的香港人並肩建造出來,又是何等令人難以置信的事。

緣起,緣滅,如霧如電,作如是觀,聚散總有時,空杯嘆奈何!

誠然,我們沒有什麼成果,但在磨難的淬鍊中,每一個參與過這場運動的,都成了火種。

在風雨飄搖的日子,舉起傘,不讓火種熄滅。旁邊的人沒有傘,為他撐一把,順道把火傳給他。

時機到來,勢將燎原。

以後,每當舉起傘,我便會想起你們。在這一晚,我想向各位戰友說:

感激!保重!重聚!再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