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0日 星期二

中國近代史趣味化——我撐吳克儉

中國近代史趣味化——我撐吳克儉

是日,教育局長吳克儉在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上,被問到如何加強近代史教育,包括辛亥革命和六四事件,吳克儉指要讓學生「趣味化學習」。

如此大好提議,慘遭議員批評,例如「討論辛亥革命或六四時,如何趣味化」,又或「用趣味化來講述這些歷史十分突兀,令人不安」。

近代史趣味化,簡直是香港教育史上最大的突破,議員欠缺想像力,盲目批評,實在不該。如果中國近代史能趣味化,將是吳克儉一大德政,名垂千古,指日可待。

如何趣味化呢?例如,當我們教近代史,指出毛X東死了,十年浩劫的文革終於結束,做教師的這時要加入趣味學習環節,讓同學們發揮創意,以「一人一創作,共慶毛魔死」為題,想些玩意,共慶這個可能比耶穌誕生更為普世歡騰的日子,例如在天安門場燒幾個紙紮江青同志,以慰毛魔。

好了,當學生盡情發揮創意後,老師便要反問:「既然毛魔死了大家咁開心,咁點解佢條屍仲留喺北京?點解今日仲有人崇拜呢個魔頭?」這時可拿出那個三流通識老師葉SIR的一篇呃LIKE作品,問問大家知否為何作者要用「毛X東」而不直呼其名——X不是粗口,只是因為毛魔輻射太強,直呼其名恐怕誤了蒼生。這樣的課程,讓大家「腦震盪」一下,或能更明白中國近代史悲劇的根源何在。

至於教六四,多年來早已「趣味化」——把每年建制派的謬論展示給學生,解說當中的可笑處,例如多年前死鬼馬力的「碌豬論」,到近年愛字頭的「解放軍被襲在先所以屠城」,我覺得已經趣味無窮。今天的學生拍片、剪片皆能,我們又引入一個趣味學習:如何用荷李活特技製作屠成假像,但只准用廿幾年前的科技。最後,我們可加入「眾裏尋他千百度」的互動教學,學黃子華,向學生派發當年的「強烈譴責」宣言,讓他們尋找當中熟悉的名字……李嘉誠、李兆基、梁錦松……還有,梁振英!再播放他們今天的各種言論,嘩,簡直有趣到爆。

最後,當我們教到香港這一章,少不免神傷。我們不妨叫學生製作一個小靈堂,上書「沉冤待雪」,年份是「1842-1997」,會上播放末代港督彭定康的「悼詞」——將來香港的自由,不一定由中國來剝奪,更有可能是香港一些人自己主動一點點葬送。

這樣將近代史趣味化的話,又怎能不撐吳克儉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