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6日 星期二

粵劇毛澤東註定是歌頌魔頭

早幾天,紅隧口出現「毛澤東」的廣告,原來是李居明宣傳其同名新創作的粵劇,河國榮更參與演出,並指劇目與政治無關,只談毛澤東的愛情。廣告令人不安,引來網民圍剿。須知道,毛澤東是中國千古第一大魔頭,乃「中國」滅國的舵手——1949年後,「中國」虛有其名,其內函(包括文化、國民性格)實際在毛澤東治下已被滅絕。

有人以希特拉與毛澤東相比,指西方不會以希特拉為主角作電影,也不會大談其愛情故事。但也有人說,這是創作自由,外國也有描寫希特拉的創作,只要不是歌頌納粹,並無不妥。

首先,李居明絕對有創作自由。至少,他創作時,不用簽一份確認書,確認自己的作品不支持「毛毒」——對毛不施毒舌,只對其歌功頌德。李有他的創作自由,沒有人阻止粵劇公映,但坊間自然有批評的自由,不能因為群起攻之就說他沒有創作自由。

第二,選毛澤東年輕時的愛情故事為創作主軸,又有何可歌可泣之處呢?相反,毛澤東當權後,幾乎夜夜玩女,即使出差,也要一眾女伴在專列陪睡,大玩採陰補陽的房中術,卻以權力欲穩住江青,使其不敢過問一句,這一段「愛情故事」更為引人入勝,盡顯人性與權力的陰暗,探索的人性特質堪可與莎劇一比。為何李居明如此走寶,不選之作劇目呢?

第三,希特拉是不能與毛澤東相比的。首先,這個世界沒有一個合法政權,把希特拉的大頭相掛在國家的重要地標上膜拜,因為希特拉的大魔頭地位十分穩固,自由世界都能從大量史料判斷他是魔頭,教育課程也不會隱惡揚善,把魔頭寫成親切的紅太陽,將魔頭害死至少三千五百萬人的愚蠢政策決定,由人禍易寫為天災,而會把其屠殺猶太人的惡行清楚記錄下來。因此,即使有關希魔的創作是描寫其較人性、較光輝的一面,人家只會得出「大魔頭也有人性一面」的結論,而不會得出「原來希特拉不是大魔頭,是溫暖大地的紅太陽」的歪理。

毛澤東就不同了,他至今仍受很多人膜拜,魔頭的大相還掛在天安門城樓,對此人的史料、研究、看法等完全不平衡,坊間大多對其歌功頌德,壓下大量批判聲音,對其邪惡陰暗的性格和歷史錯誤,只是小罵大幫忙,政權有需要時更要捧他出來,大唱「紅歌」——試問西方有政治人物膽敢公然祭出希特拉的納粹大旗為己納喊,以助聲威嗎?

換言之,有關毛魔陰暗一面的創作、研究、批評等,在中共嚴密控制下,根本不能出爐,能出爐也在外地出版,並成為大陸禁書。本來香港是有出版自由的,也可接觸不同史料,但九七後香港提倡愛國教育,毛的陰暗歷史被巧妙地「抹去」,加上近月銅鑼灣書店事件,象徵香港喪失更多自由。在這種時代背景下,即使以其愛情生活做題材,也註定是歌功頌德的一部分——其真實一面根本無法、從來無法在創作中出現,結果自然令人極度不安。

正如這篇文章,一定有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本文以魔頭稱之,只知道毛是所謂「新中國」的創始人、救世主,只記得今天中國大陸的「(經濟)強大」,而忘記或渾然不知道這個魔頭害死了多少千萬人。但這些無知的人,卻大多會認同或知道希特拉是魔頭。

希持拉泉下有知,一定慨嘆何以自己不生於中國大陸——自己殺人比毛少得多,卻成為全球共知的魔頭;反之,毛「殺」人更多,卻成了「神」,正是希魔對毛神,怎叫希特拉不在地獄握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