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6日 星期二

雷動有沒有拖累選情?



立法會選舉塵埃落定,雷動計劃突然成為最大「罪人」。但觀看整場選戰,選前一片悲觀,甚至認為非建制派有機會在地方選區失去一半議席,但因為民主派候選人在最後關頭棄選,再加上史無前例的高投票率,令泛民取得19席,比上屆增加了一席。整體而言,形成3040的局面,這個結果,不是比選前預計更好嗎?即使雷動計劃有其問題,但將一切歸咎雷動,是否合理?

探討這個問題時,不如反問:如果沒有雷動,結果是否有更大機會比現在的更好?

首先,雷動當初的目標,是非建制派在地區直選拿下23席,現在拿下19席,可說雷動是失敗的,但雷動有沒有令結果變得更壞呢?不妨仔細分析一下各區選情。

港島

王維基得票33323,陳淑莊得票35404,相差2081票。輿論歸咎於雷動呼籲人投羅冠聰和許智峰,令選情最初穩定的陳淑莊變成險勝,但以王維基得票來看,即使沒有這個呼籲,陳可能繼續得票穩定,但最終很可能是羅或許出局,而王維基入局。王維基入局好不好?我只知道他很難界定,他堅決反梁,不是聽指揮的機器,好過傳統建制派,但他又可能是一個反梁的建制派。

至於所謂老將何秀蘭,得票19376,比鄭錦滿(22555)還低,與王維基相差13947票。這名老將落選,與其說是雷動(她當晚受訪時說雷動有一定影響),倒不如說其過去表現有不得人心之處。

簡單來說,有沒有雷動都好,看不到這個區會有再好一點的結果。除非,王維基沒有出現,但王維基的票源肯定不會過給鄭錦滿,有小部分可能過給何秀蘭,但其實更有可能是過給葉劉、陳淑莊和許智峰,那麼最終結果仍然是三席。怪只怪,王維基參選竟然對葉劉毫無威脅,還讓她成為票后。

九西

九西沒有甚麼值得討論,任何策略都動搖不到梁美芬和蔣麗芸。四席已是最好的結局。

九東
選前,很多人都表示,九東唔知點投。很明顯,黃洋達和譚得志的支持者是互斥的,最後策略投票,即使建議是投黃洋達,仍然會有很多人投譚得志,因為譚的光譜較接近黃絲,黃的陣營則是反甚至要清算黃絲的;反過來,叫黃的支持者改投譚或其他候選人,更加不可能。

換個角度說,黃洋達的票在九東已是「攞盡」,唯一可以過票給他的是陳澤滔,但陳是港獨派,黃是永續基本法派,兩者本身支持者加起來的基數又不夠大,過票數目有限。不妨看看黃在兩屆的得票——2012年得票36,6082016年得票33,271,在投票率和人數創新高下,其得票竟比上屆還要低3337票。這能否歸罪於雷動建議譚得志呢?

換言之,九東能多取一席的機會,本來就很低。

新東

新東實現完美配票。根據雷動建議,除楊岳橋和梁頌恆外,其他四個當選者都是建議名單中,就只剩下范國威在建議列中卻落選,其票數連方國珊也追不上,原因當然是鄭家富。鄭家富這張牌只能用一次,也就僅此這一次(還有人信?),如果沒有鄭家富取去17892票,只要過一半票給范,方國珊連長毛都威脅不了,現在反讓容凱恩得勝,誰是罪人,不用多說。

換言之,新東最多也只能多取一席。

新西

這是最令人飲恨的一區,朱凱的高票,令李卓人落選,何君堯因而入局。問題是,雷動從來冇叫人去投朱凱,朱凱選情十分穩定,早有人指出怕朱太多票,結果不幸言中。與其說與雷動有關,不如說泛民選前沒有協調,因為何君堯之下的幾張名單都是民主派——分別是社民連黃浩銘、街工黃潤達、民協馮檢基和青政黃俊傑。誠然,雷動發出過指示叫人投黃浩銘,後又改為李卓人,還因系統被攻擊而延遲發放,這無可否認是個問題,但新西失去一席,最大問題,應該是嚴重沒有協調的結果,特別是馮檢基空降新西。

換言之,新西最多也只能多取一席。

如果沒有雷動,一切聽從上帝之手判決,泛民最理想的,只是港島多一席王維基,九東、九西不變,新東因為鄭家富,是不會多出范國威一席,新西因名單協調問題,以及朱凱實在吸票過多(但雷動沒有叫過人救朱),這一席全聽從上帝之手,機會一半半。可是,沒有雷動的民調,超區可能多失一席鄺俊宇。

這個總結,並不是要證明雷動有效,也不是表示我支持這個形式的雷動,只想大家細想,選舉結果有多少是與雷動有關?雷動顯然沒有成功,但有沒有拖累大局?我認為沒有。

至於關於配票的問題,本文已太長,下文再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