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4日 星期五

原則派左翼最高興

還有兩天,特首選舉便有結果。這個星期,有一些新事態發展值得留意:

1. 種種表面跡像看來,林鄭當選機會較大,但顯然不是十拿九穩,反而暗湧處處。

2. 有不同風聲放出,包括盛傳中央讓選委運用自由意志去投票,三候選人均可接受並獲任命。另今日有風聲指曾俊華手握逾四百票。

第二點為第一點帶來暗湧,所以說這是勝負未分,絕不為過。但以民眾期望來看,兩大熱門已處於無法拉近的強弱懸殊,甚至越拉越遠,但最後較可能出現的一個結果:超高民望的落選,超低民望的當選。

這樣的結果,可能是人類選舉史上前所未見。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結果?第一個可能,就是地方「政府(或曰諸候)」(即中聯辦)的勢力超越中央,例如在權鬥下,中央根本管不了西環,任由CY 1.0及其背後勢力不斷發功,恐嚇選委,包括「不任命論」、「外國勢力論」、「反對派論」等,目標是要鞏固其原來勢力和利益,故即使換人也要保住路線。因此,即使如這兩日的風聲所言,中央不指定,任由選委決定,但CY 1.0勢力在過去數月已透過假傳聖旨手段造成林鄭乃真命天子的事實,鎮住選委。

第二個可能,如果真的任由選委決定,中央卻樂意放任西環用種種手法干預,即中央其實是向大家表示:任你們香港撕裂下去,或者因為這次選舉再撕裂幾倍,也無不可,無意「補天」,香港將會繼續腐化。此舉等同放棄香港的原有優勢,一國兩制可有可無,如何走樣變形也無所謂。

第三個可能,第二點的風聲也是假的,西環就是中央意願的執行者。

無論原因為何,如果結果是由一個「滿江紅」的候選人勝出,可想而知香港人的反應會是如何,自然是更加討厭中共,更加討厭小圈子選舉,港獨思潮會越來越得到支持,至少抗爭力量又再壯大。當然,也有一批人消極應對,例如積極計劃移民。如果原因是上述的第一點,地方諸候假傳聖旨把香港搞得一團糟,打倒西環2.0還有希望,不過香港不知要再受多少苦;但如果是第二或第三個原因,這其實是中央樂見的,那麼再搞多少國民教育、叫多少人愛國,都是枉然,因為連支持曾俊華的中間派都會絕望。

唯一對這樣的結果感高興的,是原則派左翼(坊間稱為「左膠」,本文除引文外暫時避用)。坊間常戲謔「左膠」的一句話,就是「共產黨最高興」,意思是,某些事情令中共成為最終得益者,「左膠」便會撲出來說「這樣做共產黨最高興」,例如熱狗批鬥泛民、退聯等,都是令「共產黨最高興」。面對內部分裂而令共產黨高興,我是贊同的。

但今日的結果卻相反,因為即使撐薯片的人很多都表明是對抗西環、對抗中共欽點,即「林鄭當選共產黨才最高興」,但這一次原則派左翼沒有這樣說,薯片落選,客觀事實就是林鄭當選,結果卻是「左膠最高興」,豈不怪哉?

原則派左翼常指出,要林鄭當選,先決條件是她不夠601票,不然,All-in薯片也毫無意思,所以他們會選擇白票或胡國興。問題是,為什麼肯定林鄭必獲601票?如果上述第二點傳言是真,你們豈不白白錯過打擊共產黨的機會?豈不做了「讓共產黨高興」的事?如果你說第二點傳言是假,又何以有此信心作判斷呢?

既然勝負未分,在戰場上,我們當然期望,同隊的隊友把本來就極為稀有的子彈,射向敵人,而不是一邊指罵正迎擊敵人的隊友,一邊大叫「你班港豬」再把子彈射向天。

再說,子彈是誰給予的?是很多今日支持薯片的人給的。他們在過去兩場選舉,包括立法會選舉和選委會選舉,不斷四出叫人投票,為大局着想,即使是自己不喜歡的候選人,只要能削弱對手,哪怕只是輕微的打擊,這些人都願意投票給你們,目的就是送上最多的子彈,才有投票率新高,才有凌晨還在排隊投票的畫面。

原則派左翼都討厭曾俊華,所堅守的原則,只是討厭曾俊華,而絕不是反對小圈子選舉,因為正如上屆,只要有何俊仁,他們就不覺得要「突顯小圈子選舉的荒謬」,紛紛投票;如果長毛得到足夠公民提命入閘,他們也不覺得要「突顯荒謬」。只要自己人能入閘,小圈子即使荒謬也可以投票;沒有自己屬意的人入閘,就不能在荒謬的小圈子選舉中投票。

有沒有大局為重?有,但所謂的「大局」,只有他們的大局,沒有香港人的大局。原則派左翼不會把今天香港人樂見的大局放在心上,有些人更會辯說:「要保持社運抗爭的元氣和氣勢,林鄭當選也沒有所謂,我這樣做才是為大局。」

有些支持原則派左翼的人,更說:「選舉當然是看政綱了,所以點解迫人投曾俊華?」如果這不是小圈子選舉,當然是看政綱了,但這是小圈子選舉,投票是一種捍衛香港利益(拒絕西環而言)的鬥爭,當然就不能只看政綱了。再者,不是要突顯小圈子選舉荒謬嗎?既然如此,還看什麼政綱?

立法會選舉投票給民主派的,有多少人看政綱?無論怎樣踴躍投票,我們都知道立法會組成的不公不義,我們都知道建制派必然過半數,我們都知道仍然要繼續爭取普選,但為何還投票給這些原則派左翼?為何要呼籲身邊的人投票給他們,即使我們根本不認同他們代表的路線甚至不算喜歡這些人?

因為當時大家說:「一票都不能少,要顧全大局!」

我不會用票債票償來形容原則派左翼的可能結局,但最終選民離棄你們,是因為「大局論」已由你們自己敲破,不再有道德號召力。在這一場選戰中,你們因為討厭曾俊華,將香港押給西環,沒有盡力挽救,沒有把子彈射向敵人,即使很多香港人沒有票,卻有記憶。

最後簡介一段歷史作結。1975年,文革進行了九年,這時鄧小平又被毛澤東點上台(第三上),開展其務實作風,經濟民生有了起色,但敵人四人幫看不過眼,又再打小報告,意圖奪權。最後周恩來逝世,民眾紛紛悼念,四人幫順道推莊,說是「鄧小平勢力策劃的」,鄧小平又被罷免(第三落)。民眾這時極為擔憂和憤怒,紛紛遷怒於四人幫,因為他們很想「休養生息」,他們厭倦無止境的鬥爭,結果爆發了四五天安門鎮壓。

香港的路也相似。過去五年,是香港最壞的五年,這就是為何「休養生息」有號召力的原因。

一點補充:投票是暗票的,最後一刻決定把子彈射向敵人還是射向天,不需交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