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0日 星期日

染血的雞蛋



 「在雞蛋和高牆之間,我們永遠選擇站在雞蛋那邊。」

但為什麼,我們要那樣義無反顧站在雞蛋那邊?

不是單單因為雞蛋如此脆弱,更不是因為我們有鋤強扶弱的英雄浪漫。

因為雞蛋珍貴——雞蛋是甚麼?雞蛋本就是有待孵化的下一代。

面對高牆的壓迫,我們成年人,如果不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不選擇保護下一代,難道我們反過來加入高牆,去欺壓他們,去打碎他們嗎?

政府天天叫我們愛國,我們就說說中華文化。孟子說,人有惻隱之心,看見一個跌入井中的小孩,即使跟他無親無故,只要是人,便會出於自身反應,毫不猶豫要想辦法救他。這叫人禽之別。

今日,當我們看到一班年輕人,只是為了光明的政治制度走上街頭,六十多天來都保持理想的公民質素,但單單因為這樣,便給高牆當昆蟲般追噴,當野狗般捧打。

你是人,你有惻隱之心,你選站在那邊?

難道要加入高牆,將一隻一隻有待孵化的雞蛋扑個稀巴爛?

警察需要高度服從上級命令,需要執行任務,好吧,把一眾示威者驅散了,看見那些小朋友頭破血流,你的反應如何,判斷你還多少成份的人。警察有武器,有動用武力的權力,有拘捕人的權力,把一群學生青年打得滿臉披血後,如果那個警察還是一個人,當有惻隱之心,至少應該有一絲難過。但有些警察,竟然拍手,歡呼,舉中指,人性何在?

我們成年人,活在自由世界那麼多年,想不想下一代活在如此黑白不分、警察暴徒不分的恐怖世界?我們想不想,雞蛋孵出來的小雞,一出生就要在四處都是狼、狐狸、毒蛇、猛獸的環境長大?

我們不想,所以大家義無反顧站在雞蛋那一邊,去守護這個城市,守護我們的雞蛋,守護雞蛋殼裏尚待出生的小雞。

今天,雞蛋殼染了血,我們還能撐多久?我不知道,但看着染血的雞蛋,我們沒有放棄的念頭!為了守護雞蛋,我們只能以無比堅毅和勇氣走下去,打破高牆,讓下一代看見天空。

卵擊石從不可能,我們都是那樣微小,但我們都能化身種子,堅牆都要給我們的生命力迫出裂縫,在壓迫裏茁壯而長,保護雞蛋。

含淚的種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