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日 星期一

無備對有備——總辭前要想的問題



應否讓泛民議員辭職作變相公投,為膠着的運動尋求突破,成為近日爭議。思前想後,我還是有所保留。在此抛磚引玉,希望各方細思。

看過聖鬥士星矢的,都記得一句很有型的對白:「同一招對聖鬥士是沒有用的。」辭職公投,是舊招,舊招可不可以用?對付同一個對手,還要是共產黨這樣的對手,用很可能衰過唔用。2010年的五區公投,能唬一下對方,讓對家窮於應付,要不斷打冷待和輿論戰拖低投票率,是因為這一招很新鮮。但四年了,今天每個佔領者都懂一句說話叫「政治一日已太長」,何況是四年呢?任何擅於組織者,哪怕是管一家小公司,都一定會為曾發生的危機制定應變之法,首要是確保同類事情不會發生,次要是確保事情發生時把傷害減到最低。靠鬥爭起家的共產黨斷沒有不懂的道理。2010年公投後,中共一定制定了應付變相公投之策,只要機制一啟動,劇本也立即推出,建制派聽令行事,如臂使指,相反泛民必定內哄一翻,難以團結,加上部分向以「不為大局、不團結才是真英雄」的「同盟」,結果可料。如果你硬要說中共沒這樣聰明,一是你太輕敵,一是你自傲了,你只是被迫到牆角賭一鋪。

第二,大家的「兵源」有別。如果這次佔領事件是以40歲左右為分界的世代之爭,那麼,今天積極參與和支持佔領運動的一方,有很多根本不是選民,甚至未合資格成為選民。沒錯,今次運動喚醒了很多人,不少人第一次參與這麼大規模的政治運動,但他們有多少已經是選民?不要忘記,對方也喚來不少40歲以上的大媽大叔前來對抗,還有很多是在建制派安排下老早登記成為選民的。年輕一批輸蝕的,就是未夠十八歲不能做選民,因此連黃之鋒也還未是選民,在投票對決上讓了賽。另外,建制派可用利誘有組織去游說公公婆婆做選民和出來投票,民主派靠的只能是教育和游說,很輸蝕。再者,2010年五區公投後,對手必有準備,這四年來不知在社會做過什麼手腳,滲透了多少人,以阻止類似事情發生。再來一次總辭,只是以無備戰有備,並不明智。

大家賭的,或許是過去投票的六四比例,但這個比例在近年的選舉已漸漸失衡。如果將六四比例投射到變相公投上,則更危險,因為這不是真正的公投,卻是真正的補選,是刻意製造的補選——有些選民的確至死都不接受這樣「沒事找事幹」的行為,正如有些人明明支持民主,卻不支持佔領,因為他們希望用最低成本來追求民主,他們甚至不介意用100年、200年去追求民主。

補選產生的變相公投能不能維持六四比,還關乎輿論戰問題。上一次對手以「浪費公帑」為主打,這一次可羅列更多罪名,包括「堵路犯法」、「阻人搵食」、「利用學生」等等,部分選民在投票時是會把這些主觀情緒加諸候選人身上,又或刺激平時不投票而反佔領的人湧出來投票。因為這不是純粹的議題公投,而是變相,候選人的形象會影響到投票結果,等於把梁振英與公義捆綁是很難令人信服的事。泛民中人,連他們自己都說「學生唔鬧我哋已經好好」,他們本身就形象麻麻,推出來然後說代表了某種議題而非代表他個人,為大局為民主為議題投他一票吧,這是很理性的行為,但人類是很不理性的動物,特別是中華民族,情緒經常掩蓋理性。簡單來說,只要某些政治組織在公投前猛批對方「出賣過」民主翻翻舊帳,就會有一班支持者「私怨大過天」,通通唔投或只投白票;更甚的是,在投票前一刻,中共出手爆一個泛民候選人的黑材料,例如有過婚外情(大家對唐英年被女性選民唾棄還記憶猶新吧),便可簡單摧毀這場變相公投,甚至令建制派偷雞成功。如果純是議題公投,則無此慮。

泛民無法團結,因為他們有自由意志,這是自然的事;親中派必然更團結,因為他們放棄了自由意志,只接受命令行事,這是他們的優勢。近一兩年,更可以看到他們打輿論戰時,已用上最大的無恥,單是周融、蔣元秋等人的歪理,無論如何被擊倒,被擊倒幾多百次,他們都當沒事發生,繼續將謊言當真理,將假象當事實,大談「一百八十萬人世界紀錄簽名」、「香港人發明真普選」等,再加上愛字頭亂港,辭職公投這場輿論戰真的能勝?

支持辭職公投的都有個良好願望:只有透過選舉事務處點票,才最有公信力,最公平,各方都須信服這個民意。但看待政府部門的態度,要分為928前和928後。928前,我相信大部分政府部門還是公正的,但928後,顯然很多政府部門受壓,變得不公正起來。一切早已有目共睹,警方不用說,單是拆「我要真普選」BANNER的迅速,便顯然有所針對;就連食環署也可出口術,大打「佔中恐嚇牌」指四個月後的年宵可能因佔中取消。從各政府部門近月的表現,我不認為,涉及這次運動的事,而且是一個這樣重要的辭職公投,會得到公平公正的處理。選舉事務處就出一次貓,讓你投訴找人祭旗又如何?調查得來,一切已成定局,建制派勝出,你慢慢投訴吧!

總括來說,不支持辭職公投,不是因為怕輸,而是辭職公投這場賽事,主辦單位、球證、傍證、觀眾都是一夥的——明明打十一個,幾十個觀眾落場打埋一份你都吹佢唔漲,再加上四年前已被威脅過一次,這一次還有勝出的機會嗎?

戰不出奇,難以取勝。重奪公民廣場到佔領行動,是出其不意;辭職公投,又何奇可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