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8日 星期二

928一個月:感受,撕裂與退場



2014928日,香港從此不一樣。

歷史上有很多重大事件,並非計劃出來,而是因為事前無法想像過的事發生,而促成的,任你在網上說得如何勇武,沒有契機,也促成不了歷史事件。第一枚催淚彈,引爆了所謂的雨傘革命,是任何人都無法預計。

當然,任何引爆的先決條件,是有足夠的火藥。民怨累積到達沸點,早就可以預計,到今日仍後知後覺的,驚訝問「點解香港搞成咁」的,只是一直把頭埋在沙堆中,突然一場沙漠風暴,把沙吹起了,才第一次看到周遭的環境,然後問:「發生什麼事?」繼而罵:「沙堆裏有什麼不好?為什麼你們要刮起這場風暴?」總有一種人,只活於自己的世界,而他這個微小的世界被侵擾了,他只會罵,從沒想過認清現實。

這場運動,是一個時代的記憶,每個香港人都忘不了。我未試過,這麼多晚都開着新聞台,直至深宵,心情緊張得睡不着,滿腦子都是不同的畫面。特別是103日,一幕對香港來說荒謬絕倫的畫面出現了:一大群一大群戴口罩的疑似黑社會人士,到旺角和銅鑼灣打人,一直平和的集會立時變得暴力衝突處處,同時,警察可以隻眼開隻眼閉。過去那麼多年,曾幾何時香港出現過這種情景?幾年前我重溫經典劇集《大時代》,當中有一段劇情,是黑社會不斷騷擾和恐嚇方展博(劉青雲飾)一家,他們一家還掛住「黑社會迫害」的牌到街上靜坐,但最終也沒人幫到他們。當時我覺得劇情太誇張了,黑社會怎可能如此光天化日、明目張膽去恐嚇?你真當香港皇家警察死的嗎?

原來是我太天真,只怪當時我不太認識一個人——梁振英。

那一晚,我完全睡不着,只睡了四小時,便上班。我想,這是整個運動令我覺得最悲哀和憤怒的一晚。翌日,我把香港的情況歸結為全新的社會流動階梯:

中三輟學,加入黑社會,保護香港安定繁榮。
中六畢業,加入警隊,協助黑社會保護香港安定繁榮。
大學畢業,瞓街,等黑社會打,再等警察拉。

想不到,事情發展下去,可以變化到:不單等黑社會打,還等警方拉去暗角打。

撕裂

這一個月,意想不到的是,運動迫出了很多事情浮面:香港公民的質素,垂範全球;我們精銳的警隊,原來可以變得如此黑暗;藍絲帶支持者,其義和團式暴力是預計的,但其表現比想像中還要智障;黑社會可以晚晚去圍傳媒機構,而沒有人理會;原來TVB新聞高層認為拳打腳踢是不客觀的字眼,所以對TVB記者權打腳踢是最客觀的果報;梁振英原來可以得罪這麼多人,而且不斷增加中;香港人可以如此有創意和毅力,創出「獅子山下我要真普選」這個終極符號;原來政府拆Banner的效率是可以如此快的……

或者,更意想不到的是,我們身邊某些朋友,其想法如此令你失望。很多人說,社會已經撕裂到如此地步,好擔心。其實,沒有什麼好擔心的。變革就是對社會不義的既得利益者宣戰,這種宣戰當然可以是和平而文明的,但顯然,撕裂在變革時代中向來是常態,不撕裂才不正常。法國大革命前後,法國一直在撕裂,還撕出血腥恐怖時代;孫中山推翻滿清,一樣有保皇黨抗衡論戰,反對革命,難道孫又得過全中國人的表態支持嗎?共產黨奪取中國政權,難道得到了國民黨支持者授權?馬丁路德金挑戰白人強權,難道支持白人的美國人還會少嗎?鄧小平推行改革開放,如果沒有撕裂,何需說「黑貓白貓論」來穩住大局?

撕裂,在變革時代,根本就是常態。問題是,撕裂的結果應如何走。撕裂是可以修補的,並不一定走向更壞。這一個月來,香港人的公民質素,已充份表明,這種撕裂並無多大傷害,在一切完結後,關係還是可以修補的。

個人而言,跟支持黑社會打人、支持警隊縱容黑社會、支持藍絲帶暴徒非禮、打人、打學生、打記者和打女人、支持梁振英收五千萬沒問題的人,撕裂關係,沒有什麼可惜,正如跟支持納粹屠猶的人撕裂關係一樣,反而完善了自我人格。

退場

一個月了,有些人開始叫人退場,例如今天,有一批西醫,聯署叫學生退場。叫人退場是非常容易的舉動,只要你厚着面皮,你有很多來自道德高地的理由叫人退場,還順道可以表忠。但這群社會賢達,有沒有想過學生及其他抗爭者的處境?他們現在退場,艱苦一個月的抗爭換來零成果,然後,他們必將面對難以預計的秋後算帳,包括拘捕、打壓、前途受損。爭取成果上了無寸進,政府將來誓必變本加厲,對種種抗爭予以最大打壓。現在,不是示威者不想退場,不是示威者「勝利沖昏頭腦」,不是示威者「要贏到盡」,而是他們準備好輸盡了未來,卻一個零頭都贏不到,你卻高高在上說貪勝不知輸、要贏到盡,你不覺得很可笑嗎?

這批社會賢達,醫生學者,什麼也好,為什麼不去呼籲政府接納學生意見?為什麼不去呼籲政府誠意跟學生和談解決問題?退一萬步說,就當接受現在成果,如果你真要聯署叫學生退場,你應該先聯署要求政府確保不追究這群示威者吧?

局面已去到這樣一個關口:不是示威者不想退,每個人都會累,但退不了場,任誰勸,在這種了無寸進的局面下,根本沒有退場的可能。

有很多道理,我完全明白,例如:退場不等於失敗,我們要顧及政治現實。我完全理解這些道理,可是,這是一場歷史上很奇怪的運動,欲退,無從。

首先,這場運動是由道德感召而來,先是廣大市民對政府積怨極深,再因學生被補不獲釋以及對於這種小規模衝突使出催激彈和長槍,而一次過翻起市民的義憤。這場運動最難之處,是如何將這種短期、激烈的道德感召轉化為對體制改變的長遠、耐心的追求,但因為梁振英、警隊、周融和藍絲帶暴徒的「盡力協助」,以及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表現出的不亢不卑、耐心解釋和承擔,越來越多人認同追求政制改革、實現真普選這個方向。這是運動得以持續一個月之久的重要原因。

可是,這是一個沒有「大會」的運動。最後如何了結呢?顧及政治現實,運動能一步到位的機會太小。但由於這是一個自發運動,沒有「大會」,任何成果都不能滿足所有人,誰可以指揮退場呢?

最有可能但也不太可能的是,政府讓步,推出沒有公民提名但比較多人可接受的方案並加送「梁振英送往中央精神病院保外就醫」(這就是不太可能之處),雙學等團體收貨,又要頂得住種種「出賣」、「不代表我」的無知謾罵,最後有很多人願意暫且退場,剩下小部分由警方清場。但由於政府大幅讓步的可能不高,這個結局看來也機會不高。

始終,運動是無可預計之下開始,如何結束也是無可預計。自發而來,真的會自發結束?還是歷史會出現另一個契機?這個契機導向的結果又是好是壞?我想,世上沒有人看得通。

我只能肯定的是,以後的日子,都是抗爭的歲月。因為,香港人,真的醒覺了!

1 則留言:

  1. 不能退,也不可以退...看看台灣,學運退了之後,每個學生都被叫到警局約談...還好台灣大部分是理性的,還有個民進黨這個反對黨存在...國民黨最怕他們見縫插針...香港的悲哀在於沒有一個力量可以跟梁振英抗衡...所以更是退無可退,一旦退了...解放軍進駐、港人全部限制出境等等近在眼前了!!

    回覆刪除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