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4日 星期二



昨天,有伯伯向學生下跪,希望他們離開。社會上也不斷有人指責示威者,諸般難聽的言語都有。

但,有沒有想過:

他們只是為改善制度,為香港長遠幸福去抗爭。

他們犧牲自己的光陰,無償去奮鬥。

他們每天睡在街上,你認為誰喜歡每天露宿街頭?

他們面對黑社會恫嚇,而他們只是那麼稚嫩的臉孔。

他們甚至跟父母鬧翻,部分連零用錢都斷去。

他們面對已正邪不分的警察,從無出現襲擊行為,相反,還要遭警方過度暴力的處置。

他們在運動完結後,還可能面對秋後算帳,無論是警方的選擇性執法,還是中共陣營主導的公審,他們要面對後果。

你們今天的損失是短暫,但在一個越趨極權的香港,他們絕對可能損失未來。

如果,你認為這是他們咎由自取的,因為你根本不認同他們的目標、手段,你仍然選擇高高在上用家長口脗說:我就是看不順眼他們這種手法。

好吧,那麼,運動發展至今,為什麼你對以下事情看得順眼:

一個社會,警察可以把學生拘捕,不按常理拘留四十八小時,要出動人身保護令才放人。

一個社會,警察可對手無寸鐡的市民施放催淚彈。

一個社會,政府不斷說要對話,但從來沒有對話過。即使學生願意對話,但,政府仍然單方面取消。

一個社會,竟然有黑社會多次光天化日下毆打示威者。

一個社會,竟然有黑社會公然包圍一間傳媒機構,即使有法庭禁制令,仍然無人執法,要靠記者守護開路,促成「警黑合作」。

一個社會,警察可以把示威者拉近,拉開對方的口罩,兜口兜面噴胡椒噴霧。

一個社會,警察居然把一個示威者拉去暗角,拳打腳踢。

一個社會,民選的議員竟然對以上一切視若無睹,然後說,要調查學生運動有沒有外國勢力。

一個社會,民意激化和撕裂到這個地步,政府可以繼續愛理不理,不單止不對話,還繼續指鹿為馬。

一個社會,政府的一切都不過是市民的血汗錢築成。

這樣一個社會,為什麼你看得過眼?

為什麼你只看不過眼學生的抗爭,而對以上種種都看得過眼?

究竟用什麼可以迷惑了你,令你對社會種種腐敗看得順眼?

退一萬步,就當學生示威手法不當,但他們應受到如此對待嗎?就當學生抗爭如此天真,你就可以對以上種種視而不見嗎?

我,不能!曾經在我心中如此美麗的香港,竟以迅速崩壞至此。

即使最後清場了,以上種種腐敗也不會消失,這,將是幾代人的抗爭!

用你的良知,選擇你的位置!

3 則留言:

  1. 葉導師,你係’Doctrinaire‘。空談主義者。這個 ‘泣’ 字,應該回敬你。

    你根本不明白如何玩政治游戲。有沒有營商,高層管理,在大企業任職,人事管理,或任何管理層的真實經驗?有沒有做過任何代表,真實的,成功的在會議桌上爭取過權益?如果兩種角色都沒有擔當過一種,你根本不瞭解什麼是’運動’。

    ’佔中‘(雨傘運動)支持者口口聲聲話係爲左香港市民同下一代,犧牲自己,爭取未來。但你地知唔知佔中發展到現今階段已經係擾民,引起民怨的失敗運動唔值得再提,再堅持。

    ‘一個社會,政府的一切不過是市民的血汗錢築成’。呢句話係你自己講。‘佔中’ 從開始到今,市民大衆沒有感覺到 ‘佔中’ 一丁點的正面成果。市民大衆只感覺到,吵吵鬧鬧兩個多星期,唔單止見唔到正面成果,自己的生計,想賺些血汗錢的機會都給抹殺。羣衆是現實的。從公民抗命得到好處自然支持。無好處,無論你的思想,理想多偉大,有多好,都只是擾民的空談。講得難聽點,早D收皮啦,唔好再搞我。

    搞公民抗命,要訂立明確,可行,有機會成功的目標、要計劃周詳,管理有序,訂立多方位的策略、要有一批英明團結分工有序有能力的領導人。事實是,任何的公民抗命,不太可能一次就成功,要懂得進退。公民抗命,爭取的是和政府談判的籌碼,最終結果是談判桌上成功的取得大部分訴求。所有物事都係有得有失,唔可能贏曬。任何事亦都無可能一步登天,是循序漸進。如果公民抗命顛覆了政府,那是革命。香港,有這個可能嗎?

    ‘佔中’ 從開始就缺乏我上述的元素,註定失敗。散兵遊勇,所有參與團體都有自己的隱祕動機。而且,用錯了策略,擾民策略。你地要民眾支持,但你地的行爲是恰恰相反,激發了反效果。如果 ’佔中’ 識得早D鳴金收兵,會留下好印象,對政府會有一定的後遺壓力,如定下計時炸彈,政府會小心對待,而不是現在的強硬態度。因爲 ’佔中’ 已經完全暴露弱點,再沒有底牌叫王牌。而個班領導人,用盡了個人魅力,將來的號召力,支持度都會減弱。講得難聽D,政治生涯玩完。

    唔好再誤導學生。多D瞭解什麼才是真正的民主。學習如何得取民心。好好組織。先至有機會解決香港的困境。

    回覆刪除
    回覆
    1. 單就目標而言
      現在佔中追求的是民主應有,又或者維持民主必需的條件
      一個無需為選票,為市民負責的地方政府,談什麼民主?
      現狀還不夠表現不需負責、市民無法懲罰的政府的壞處嗎?

      從一開始佔中追求的便是不可行,沒成功機會的目標,皆因中國政府不可能放任地方政府完全民主,正如一間公司不可能只放任一個分店或者分部完全自決而不干預,所以便應該放棄爭取民主的基礎?

      這反而是本末倒置吧?
      君不見民建聯等建制派取得多少民心?難度「民心」比民主重要?

      但現在佔中人士所要做的正是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因為民主選舉是基本法訂明的
      如果當初中國政府光明正大的在基本法上寫上不會有民主選舉,也不會有現在的佔中

      大家都明白革命不可行、中共不可抗
      但明白不代表要接受然後放棄
      不代表要放棄爭取
      如果連民主這個保障市民的基礎都放棄,再怎麼爭取成功的目標、可行的方法也沒用

      刪除
  2. [所見]改變政制,最好的推動和動力是學生。絕大部份的人都愛學生,愛他們的下一代,都稱為下一代及下幾代著想。改革重要的元素是天時,地利,人和。若欠其一,學生應讓長輩處理,專心學業。可是每每悉得其反。各樣勢力深明此道,利用學生的理想和思想,推動學生以祈達到一定的目的。無論勝負,無論那一個政制,那一個國家都可以得到利益以及佔領其資源。每每這一代要極地付出,下一代要乘擔上一代的果,又極地付出,就這樣代代相傳。

    相信切實認識了民主和公民抗命的本質就不會做出不為人所為的事情來。

    無論什麼結果,各人包容,專重,平安,和諧,以及無私地為香港挽回聲譽。

    回覆刪除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