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0日 星期五

佔領時刻:給爸媽的信



媽媽、爸爸:

由於佔中,我們的關係已走到決裂邊緣,你們甚至表示要跟我斷絕關係。我不知道可以說什麼,唯一最想說的,是對不起。

對不起,媽媽,爸爸。我道歉,不是認為我做錯了什麼,而是因為我知道你們的愛我,而我,也同樣愛你們。世事無常,如今,只因大家在一些事情上,有如此差天共地理解,我卻選擇不聽從你們的命令,不去做違背自己信念的事,選擇忠於自己,這一點,我很對不起。

但,不用擔心,我已不是襁褓那個孩子了。我接受了很多教育,我知道,有什麼應該做,有什麼不應該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信念,甚至可以對政治不聞不問,我都會尊重,何況,你們是我的至親,即使想法有很大距離,我也尊重你們,愛護你們,你們是無可代替的。同樣,我也真心希望你們可以尊重我,並以尊重我的方式愛我。我在做的從來不是傷天害理的事,我不期望你們站在我這邊,我只想你們可以,讓我做我想做的,這已是我如今最大的心願。

催淚彈發射當日,我一直看直播,一直坐不安,吃不下,睡不寧。我很少跟你們談政治,所以你們一直不明白我內心是多麼不滿,以為我突然轉性,或受人煽動,才走上街頭。不,不是這樣的,是因為你們的立場,因為我不想吵架,所以我不談,所以你們不知。樓價貴得瘋狂,自由行亂港,水貨走私,領匯霸權,地產霸權導致的通脹,國民教育,港視無牌而TVB一台獨大,港鐵狂加狂壞,還有畸型的議會制度,越來越腐敗的政府官員,很多很多。這些,你們都可能沒有意見,或者,一時三刻,你們不覺得自己的生活有什麼改變,但我,身為一個年輕人,我雙眼看見的,是無盡的黑暗。現在,那些學生如此艱辛,為未來爭取真正民主,我真心希望你願意理解他們。你們只要出來一晚,便知道這不是貪得意,貪新鮮,貪玩,或什麼有錢收,每一個走出來的人,都犧牲了時間、勞力、汗水、娛樂,還有很多很多。因為,我們都很害怕,今天不站出來,明天便站不出來。

我知道,有些能影響你們的親朋戚友,從小在大陸生活,習慣忌諱政治。或者,如何也改變不了他們,但他們至少也知道,大陸不公義的情況源於政府腐敗,這不正是他們當初要來香港定居的原因嗎?他們或許忘記了從前面對的不公不義,我卻親眼目睹眼前的不義不公,叫我如何眼白白看着香港變成大陸呢?如果這裏也變成跟大陸一樣,我還可以退避到那裏?我撫心自問,問了很多次,實在無法對這個充滿不公義的香港坐視不理,一如大部分年輕人都無法再沉默。

這是我的心聲,希望你會明白。你們明白與否,或是否接受,不要緊,但我會惦記着你們的愛,繼續愛你們,即使你們不再接受。集會這邊,經常響起Beyond海闊天空》,或者你們不明白這首歌說什麼,但Beyond有另外一首歌,你們一定會明白,最後我點這首歌給你們聽,以此作結。這首歌,叫做,真的愛你。

    無法可修飾的一對手 帶出溫暖永遠在背後
    縱使囉唆始終關注 不懂珍惜太內咎

    沉醉於音階她不讚賞 母親的愛卻永未退讓
    決心衝開心中掙扎 親恩終可報答

    春風化雨暖透我的心 一生眷顧無言地送贈

    是妳多麼溫馨的目光 教我堅毅望著前路
    叮囑我跌倒不應放棄

    沒法解釋怎可報盡親恩 愛意寬大是無限
    請准我說聲真的愛妳

    仍記起溫馨的一對手 始終給我照顧未變樣
    理想今天終於等到 分享光輝盼做到


P.S. 近日,聽說很多年輕人跟父母鬧翻,有人問我應該跟父母說什麼。有感,想像自己今天是個年輕人的話,我又會跟父母說什麼,筆錄於此。其實,說什麼並不重要,語言充滿缺陷,誤會易生,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愛,愛,從來不需言語。

我媽媽也是很多很多年前內地走難來港。她不多談政治,也不懂政治,我知道她是無法理解我的想法。但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生前很愛護我。文中的歌,也送給天上的媽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