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

哪管洪水滔天




催淚彈過後,市民更多。

黑社會過後,市民更多。

拳打腳踢過後,市民更多。

清除障礙後,市民更多。

更多,更多,還有更多

為什麼一群香港人,前仆後繼,屢敗屢戰,都要再走出來?

這必然不是偶發。梁振英當然要負責任,因為他在短短兩年將這個雪球幾何級滾大,滾至碩大無朋。但公道點說,這個民怨雪球,原本就已很大,它在過去十年不斷累積而成。每年七一,數以十萬計市民上街,特別在過去幾年,持續的大型群眾運動,政府從未用誠意回應過訴求。

還不特止,一些親建制人士更要火上加油,當全香港人都是白癡,即使去到今日如此撕裂的局面,他們仍可說出黃飛鴻這等荒謬的說話。還有那些靠維穩費糊口的可憐蟲,益發面目可憎,越叫人憤怒。

這些陣營,完全不想令民怨消退,連稍減也不想,硬要將怒火燒至最烈。

至今,你沒有見到誰真的希望解決問題。政治問題,要政治解決,如今,把一切推到警方身上,用治安角度解決政治問題,說到底,根本不是希望解決問題。

對話,不一定能解決眼前困局,但不對話,究竟大家每天露宿街頭,又為了什麼?對話是第一步,以後怎樣走得看對話結果,但這個第一步,為什麼至今都沒有展開?為什麼多次對話機會,都會落空?

經過今晚,可以推斷,清多少次路障,仍然會有人再蜂湧而至。看着這種局面,可以斷定,如果單靠警方而不靠政治解決,並不可能。走出來的市民太多,而且在過去三星期,已完全克服抗爭的心理恐懼,已有了豐富的抗爭經驗,已預演了很多他們一生都沒有想過要面對的情況,這群人誓將越難對付,更重要的是,這群人似乎還會越來越多。

旺角難以動用催淚彈,而且因為第一天已用了殺手鐧而惹起極大民憤,再用的壓力太大。如果用橡膠子彈,那麼以後這個政府、這支警隊將成為幾代人的仇敵,無異飲鴆止渴。

是不是,有人根本不想解決問題?

是不是,有人在暗角等待出動解放軍的命令?

是不是,有人就想在今天,把香港毀掉?

看不透。

無論局面怎樣發展下去,我們對這個政權已不存寄望。英國政府在六七暴動後,會檢討並推行緩和矛盾的政策,為年輕人找發洩和向上流動的出路,穩定社會,其管治之高明,令一個殖民地政府就比很多主權國政府管治得更有效。但我深信,今天這個政府不會有任何變化,他們仍然會明目張膽輸送利益,他們會做的「改善措施」,就是借畸型議會,借建制派和功能組別的票,修訂不同法律,加強對示威者的打壓,加強箝制言論自由,包括針對網絡,希望用強硬手段令今天發生的事不再發生,而不會用大禹治水的方法疏導民怨。

但歷史不是證實了,堵塞洪水注定失敗了嗎?何況是江河缺堤?

今天,香港已變得壁壘分明,中間地帶越來越少。在這個時局,我們不可能將對方拉到己方陣營,因為說理已說了千百萬遍,說不通了,但,情緒將會把對方陣營推過我們這邊。例如,內地經濟、金融、疫症等危機爆發引發的悲情,將令更多原本還支持政府的人推向針對政府。結果,假若政府繼續以堵塞民怨的方針處理之後局面,再加上一個危機,那一個雪球,將溶化成淹沒一切的洪水。

哪管洪水滔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