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5日 星期五

猴年香港經濟一落千丈?

趁羊年最後一個工作天,說一些較悲觀的猴年展望。

已有很多人預測,經濟將會很差。我認為,香港的經濟很可能比想像中差更多。

這次經濟的震源在大陸,而大陸出事是百分百比其他先進國家出事壞十倍,因為大陸沒有新聞和資訊自由,只有官方的假話、空話、大話,當你確認真正出了大事時,其實已爆到無可收拾,有權勢的人則全已退走,這叫「讓領導先走」。現在大陸則連沽貨都沒有自由,不斷強撐,外強中乾,一爆便不可收拾。所以經濟學家的分析,會失諸偏頗,不是他們智力欠佳(愛國經濟學家如雷鼎鳴之流除外),是他們無法掌握真實數據和情況,加上大陸是非常的「政治市」。

再看近日大陸官方喉舌如何反擊索羅斯,可見一斑——基本上就是不斷自吹自擂。美國經歷過大蕭條,經歷過很多經濟危機,但中共只是一個六十多年的政權,首三四十年的專職是政治鬥爭,經濟毫無建樹;而索羅斯在追擊港元時,你大陸還只是改革開放步入中期,連世貿也未加入,國民還很窮。所以,現在由你大陸教訓索羅斯不懂經濟不懂投機,你說可笑嗎?就像隻鼓盡肚皮的青蛙要跟牛比大,結果當然是肚皮爆破了。

早兩三年,當很多親朋戚友因為高息而把資產投入人民幣時,我便警告,大陸是個很危險的市場。教通識的一定會教現代中國有關改革開放和全球化的部分,看得多資料,便應該知道,大陸這種模式是不可能持續,不單不可能持續,還很可能會大爆而難以收拾。兩三年前,大陸的經濟開始走下坡,數據開始下調(但你永遠不知道真實是怎樣),如果你是投機客,來個短炒,沒問題,祝你好運,但想投資人民幣,貪的是高息,也是穩陣型投資,做長線,那便不應落重注。

當然沒有多少人聽。早兩星期朋友跟我說,他幾乎把所有資金放到人民幣上,現在貶值,多高息也不夠蝕。我只能說,未來危機更大。我並不是經濟學家,我只是從常識判斷——你有沒有發現,當大家很亢奮去追捧大陸時,你提出警告,很多人的回應是「阿爺會搞掂」,換言之,他們相信阿爺式的強權,可以擺平一切。聽到這種論調,應知道大陸很快不行,因為當很多人覺得一個政權萬能時,就是它走向衰落並滅亡的開始——上帝要你滅亡,必先讓你瘋狂,從來是至理。英美法德等先進國家,尚且不會有人認為他們的政權萬能,就算是俄羅斯,也沒有人認為普京可以擺平一切,會相信這種論調的,大概是北韓。但在資訊自由流通的香港,竟有人相信阿爺真是無所不能,就只能怪自己愚昩而成瘋狂。

例如,去年七月第一波「暴力救市」,很多人認為阿爺可以擺平。結果,給予大家半年錯誤的希望,到2016年,大陸股市熔斷了所有人的信心,連被視為穩陣投資的人民幣,也損手爛腳。(題外話,如果你是丁蟹,在2016年1月開始沽500張期指,1月中你已成為富豪)

全球倚賴大陸,大陸出事,全球中招,理所當然。但其他國家倚賴還倚賴,卻沒有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可悲的是,我們的香港特區政府,卻「代表市民」這樣做。香港的經濟將比預期中更差更差,原因就是過去十年,香港把一切押在大陸身上。

據說零售業今天市道比沙士還差,但這有甚麼奇怪呢?沙士時沒有自由行,但過去十年整個香港都押在自由行身上,滿街金鋪、化妝品、藥房、零食店,而把所有其他行業趕絕時,你便知道香港遲早折墮。市道比沙士還差,原因只是過去十年市道不正常地炒高,撇除自由行的滋擾問題,單純從經濟來看,這好不好?好,當然好,搵食是港人最高價值,但如果一切只着眼於自由行,你今天搵唔到食只是有其因必有其果,又有甚麼好怨?

難得有人認為,解決方法就是再開放更多自由行。十幾年前,香港全靠地產,最後爆破,一地負資產,結果今天仍死性不改,全靠地產。今天,香港靠自由行,自由行經濟爆破,結果仍想繼續靠自由行。有些人,確實用了多年嗎啡後上了癮,撇不掉的,但政府有責任強迫這些人戒毒。可是,梁振英還在推銷一帶一路,將香港送上死路,不單不戒毒,還要吸更勁更多的毒。我們的政權為了討好大陸,只會把我們的血汗錢繼續投放上去,而不會理會市民怎樣死。

大陸一爆,「孤注一擲」的香港必然死得更慘,但別指望大陸不爆,只能怪大家享受泡沫的快錢時,不接受大陸也會泡沫爆破的事實。

至於樓市,道理也一樣。去年高位接貨的,就是相信「樓市不會怎麼跌」,情況就如相信「阿爺能擺平一切」一樣,都是一廂情願。當市道轉差,香港經濟因過度倚賴自由行而急速插水,樓價怎可能還挺得住?股市則更簡單:股市大升時不代表經濟環境好,但股市大跌時經濟必然走下坡。

是不是太悲觀?其實一切只是按常理推論。我相信以上的情況,必然發生,只是發生得有多早。

如有懷疑,不要追問我,年初二,問車公。預祝各位新一年開開心心。

1 則留言:

  1. 不祇閣下, 大陸經濟權威張五常教授早於年多前已發文指出大陸經濟唔掂了. 大陸資金在香港各行各業進佔愈來愈大的比例, 大陸唔掂, 香港會被拖累. 現在, 梁振英推銷一帶一路, 加快將香港送上一條死路.

    回覆刪除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